楼主: 心伤可愈

[翻译·连载·敬请持续关注]充满激情的婚姻(在长期承诺的关系中保持爱和性的活力)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2-8-10 13:51 | 显示全部楼层
just微笑 发表于 2012-8-9 21:35
标记一下,太长了回来慢慢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8-10 13:53 | 显示全部楼层
淡淡书香 发表于 2012-8-9 11:07
看到三分之一了,很感动,楼主辛苦了,期待有一天能完整地看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8-10 14:06 | 显示全部楼层
心伤可愈 发表于 2012-8-10 13:53

未命名~1.JPG 是这本书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8-10 14:27 | 显示全部楼层
淡淡书香 发表于 2012-8-10 14:06
是这本书吗

不是,是这本:

123456.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8-10 14:30 | 显示全部楼层
可惜没有中译本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8-10 14:36 | 显示全部楼层
淡淡书香 发表于 2012-8-10 14:30
可惜没有中译本啊

是,连原版都很难买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8-10 23:04 | 显示全部楼层
开始的时候读起来有些吃力,之后再细细品味,发现真是好东西。
非常感谢楼主分享这么好的内容,让我拓展了自己的视野。
准备开始读第二章了,还打算细嚼慢咽,呵呵。{:soso_e100:}{:soso_e16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8-11 09:21 | 显示全部楼层
简简的单单 发表于 2012-8-10 23:04
开始的时候读起来有些吃力,之后再细细品味,发现真是好东西。
非常感谢楼主分享这么好的内容,让我拓展了 ...

这本书还是有点儿专业的,可能确实有点儿不太容易读懂,再加上我的翻译水平所限,嘿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8-11 10:09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了几段,觉得翻译得很不错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8-11 10:1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发现温州的一帮咨询师,英文都很强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8-12 21:4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水云间 于 2012-8-13 17:58 编辑
心伤可愈 发表于 2012-8-7 22:30
个体分化后的自体是坚实又可渗透的(permeable),允许自己即使在伴侣想要塑造或操纵自己时仍然保持亲密 ...


婚姻中的两个重要原则,里面描述的情况简直是我婚姻关系的模版啊。我的原生家庭鼓励发展集体性,而我老公的家庭的孩子则被迫逃离集体性,我们父母的分化程度都较低。我们以前的关系和各自的发展就是此消彼长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8-15 06:34 | 显示全部楼层
水云间 发表于 2012-8-12 21:41
婚姻中的两个重要原则,里面描述的情况简直是我婚姻关系的模版啊。我的原生家庭鼓励发展集体性,而我老 ...

理论与应用之间的联结,怕是没这么简单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0-14 16: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心伤可愈 于 2012-10-14 16:32 编辑

由于最近恳谈李工作比较忙,校对工作有些慢,先发一部分上来,余下的等稍后校对完了再发。

   第三章:我们的性潜能:电激般的性

    我想和大家谈一下性爱之美。

    我不想重复青少年的演讲的观点“把性爱之美留给婚姻”。我的观点有所不同:通过与“性爱之美”这一特定(一时兴起的)说法保持距离来拓展我们的性潜力。换句话说,我想通过对浅表的性肯定哲学的检查,表明我的深度的性肯定立场。

    “把性爱之美留给婚姻”这一观念提出,性的美存在于性中——假如我们相爱且技巧纯熟的话,我们可以通过婚姻伴侣一起提练出来。如果与错的人一起,我们就不能得出这种美,相反会造成永久的损伤。这种陈腐的观念指的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我的观点是:美不在性里而在人。我们不可能保存性爱之美,我们必须将美注入性。我们都会发展不同程度的内在美,当我们把我们的个人特质之美带入性爱里,性爱才变得美了。问题并非简单地在于我们的伴侣是谁、我们是否相爱、或我们能够做得多好,而在于我们是谁。

    很多人认同这种观念。然而,有些人并没认识到他们所接受的对待性的种种方式,令他们难以按自己所信奉的观念生活。先停一下,问自己一个似乎很简单的问题:“男人在什么年龄达到性顶峰?

    当我多次在公开课中问到这个问题时,来自五湖四海的听众们喊出了相同的答案:“十七岁!”、“十九岁!”、“十六岁!”、“青春期!”

    再问自己:“那么,女人在什么年龄达到性顶峰?”

    如果你和我遇到的大部分人一样,那么答案倾向于比男人的年龄稍大一点儿:“二十五岁!”、“三十五岁!”、“六十岁!!”,当最后面这个答案出现在我的演讲课上时,它总是出自一个看上去六十来岁的春风得意的妇人之口。

    如果你和很多听众一样,认为这个女人是在开玩笑,那么你会对马上要学到的东西感到既兴奋又惊讶。如果你知道,她所说的很可能是来自于她的个人经验的事实,那么恭喜你!你已经努力超越了对年轻人和老年人都带来消极影响的普遍观念了。

    绝大多数关于人类性学、青少年发展和家庭生活的教课书教导说,男性甚至在二十多岁以前就达到性顶峰,而女性应该是比男性晚几年后达到最高峰……我们的问题就在这里。健康护理人员的错误也和我们多数人一样:我们将生殖器的顶峰和性爱的顶峰混为一谈了

    这是我在第一章中谈到的这类以偏盖全的错误造成的曲解的又一个例子。身体的反应速度仅是衡量性爱顶峰的一个维度,性爱顶峰跟作为人的我们是谁有很大关系,这才是需要将美注入性里的关键之处。将生殖器的顶峰和性爱的顶峰混为一谈说明了,甚至那些相信必须把美注入性里的人,也会认同那些看法,这些看法干扰了他们的信仰和潜能。如果你对拥有亲密的性爱感兴趣,那么17岁少年不比一个健康的60岁的人更具活力!

    思考一下:如果性亲密必须与通过性爱来展露自己有关,那么能够让别人认识自己的人就更可能拥有深刻的性体验。在第八章我们会讲到一个例子,涉及到我们在达到高潮时让伴侣看着我们的眼睛,看见我们。

    现在,回过头来想一下一个17岁的男孩儿会是什么样的,或者和他做爱会是什么样,可能是非常可怕的!最初的性体验通常是令人失望的,通常最好的地方在于很快就结束了。大多数17岁的人在做爱时不会看着你,因为那样你会看出之前他们是谁。如果他们确实让你看他们,通常他们的眼里也没有什么内容——只是还没有多少个人特质在里面。我并不是说青少年的感受不深(这通常是另外一个问题),可是几乎没有人会质疑他们发展到五十岁时会完全不一样了。

    对男性来说,青少年期是最快勃起同时不应期(射精后再次勃起的时间)又最短的时期。如果你想找一个一上床马上就勃起的人,那么青少年再理想不过了。可是,忙着竖立自己的男子气概的青少年男孩儿在床上是不会投入多少情感的。

    而另一方面,六十岁的人,眼睛里透着更多的个人特质。在经历了沉浮成败后,年长的他们了解自己,不管是好还是坏的方面。他们可能并不喜欢全部的自己,但他们对自己是谁、不是谁更能接受。他们会在性爱中表现出更多的自我,达到了可以坦率地披露自己的个体分化水平。一个成熟的男人不再需要在床上找到所有答案,更少感受到来自性能力相当的性伴侣的威胁,他能够让别人抱持(hold)自己。

    同样,对六十来岁的女性来说,青春期的女孩会担心让男孩“那样对她(do it to her)”,担心他会告诉谁。她努力表现得性感、吸引人、对性感兴趣却又不“随便”。成熟的年长女性超越了这一点,她会缓慢地和伴侣做爱,不会为自己的性冲动道歉。性爱顶峰生殖器顶峰发生在相当不同的年龄段。

    对我们多数人来说,令人难过的事实是,依照我们自己的信念,要是有人想和我们做爱,他肯定是疯了!性方面,我们应该是逐渐衰退的!我们以为这是生活的客观事实,我们接受它,可实际上,我们无法跳出潜伏于大众的性潜能观念中的自我拒绝。

    我在演讲时,经常会问听众:“你们当中有多少人现在的床上功夫确实比以前更好了?”通常,他们会惊讶地哄堂大笑。当他们意识到他们真是这样时,慢慢地,越来越多的人举起了手。对过了30岁的人来说,现在是时候停止被年轻的“坚实的身体”所威胁,是时候停止为越来越老而道歉了。

    如果我们相信青春期是达到性爱顶峰之时,那么我们就是在间接地支持陌生人之间的性爱!这种普遍却误导人的观点造就了青少年和成人间颠倒的关系。如果孩子们应比我们拥有更多的性潜能,父母和教育者怎能建立自己对性爱的可信度?如果父母对孩子避谈自己的性,那么孩子们会以为年长的人们不做爱,并且孩子们会期待像父母看上去那样尽量少做爱,这将成为永远的秘密。他们为何要听从显然并没掌握这一话题最新的第一手知识的人?如果我们相信荷尔蒙在操纵着一切,那么我们传递给孩子无意识的信息是,我们并非真正期待他们在青春期管住自己的裤裆。我们传递给孩子双重信息:我们愿你能推迟第一次的性交,但我们认为这是不可能的,那样你就是在放弃最美好的永远不会再有的性爱。

    荷尔蒙模式并非是人类性完满的精确框架,荷尔蒙从不会决定我们什么时候做爱、和谁做爱、这对我们意味着什么。如果我们人类的性反应模型不包含任何亲密突出特点,我们如何能说性是“富有意义”的,而不是听上去像是信仰道德化之说教?如果我们不能展示给孩子性欲或性冲动的动力,我们又如何向他们解释随着年龄的增长和人的成熟而带来的优势?

    如果我们想要孩子们推迟第一次性交,我们必须通过帮助他们理解性爱可以是什么,给他们一个富有意义的理由。让他们看到性爱里包含的不只是技巧,还有很多随着发展超越了技巧的东西。如果我们想要孩子们信赖我们,那么告诉他们真相,即青春期并非潜在地错过了一生中最美好的性爱,因为那时还远未开始呢。

    极少数父母会告诉孩子们:“我和你父亲(母亲)已经做了20年爱了,而我们直到现在才刚开始上道,要花相当长的时间,要付出代价的。”

    大部分人从未达到性爱顶峰,而那些达到的人,的确也是在四十多、五十多和六十多岁时才达到的。富有深刻意义的性爱更多地是由个人的成熟度决定的,而非生理反射。年龄分布和性能力高度相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0-14 16: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心伤可愈 于 2012-10-14 16:21 编辑

    “一块肉” 性模型

    自我拒绝潜伏于普遍的性观念中,只待我们变老。普通人会担心他们的身体看上去如何,身体是不是棒。男人担心阴茎的大小和勃起硬度,女人担心妊娠纹、下垂和静脉曲张(varicose vein)。衰老注定要挫败我们,除非我们认识到,它是在推动我们彻底检查我们是如何看待和实践我们的性的。

    我们的问题是,我们已经愚蠢地接受了我所说的“一块肉”的性爱模型。我们崇拜“翘臀”和完美无暇的肌肤,当成是高度性吸引力的象征;我们膜拜年轻,认为它才是性冲动的本质。尽管我们喜爱寓言故事,比如毛绒兔(The Velveteen Rabbit),相信“只有我们身上的缝线慢慢松散、且变得破破烂烂以后,我们才能变成真的”,可是我们往往一脱了衣服就忘记这些可爱的故事了。

    儿童期、青春期及成人期都有各自的性发展任务。身体上已不再拥有任何播种的优势,僵硬的身体就经常性地成了情绪上的“少冰年”(light-years),并从达成的性能力慢性地衰落下去。成人成熟阶段也有自己的任务,但却不包括性方面“逐步下降”。相反,这正是可能发生的性潜能的重要探索时期。我们绝大多数人直到老年才准备好从那些具有破坏性的“普遍的”观念中分化出来。伊莎多拉·邓肯(Isadora Duncan)的观点是正确的,她写道,我们大多数人要浪费二十五或三十年的时间,才能超越那些渗透于社会中的常见的性爱谎言。

    性爱并不是一种自然功能,至少,对亲密的性爱来说不是。亲密的性爱是一种需要向完满发展的自然潜能。地球上没有任何其它物种像人类这样需要这么长的时间才能达到完全性成熟。

    人类的性潜能

    约40万年前,我们的大脑进化出了最新的部分。随着新皮层的进化,人类成为自然界中第一个关于“亲密”的实验对象,没有任何其它物种有跟我们一样的新皮层。语言、自我概念、自我意识,这些使亲密成为可能的东西,都来自于大脑的这部分。因此,我们产生了为性行为赋予意义的能力,这使我们拥有了不以交配为目的的性潜能。我们的新皮层决定了我们接收到的身体刺激的影响、在这种体验中投入多少情感、以及我们是否达到高潮。这一事实具有重要且俯瞰性的含义:

    我们在相对低水平的唤起和满足中就能够达到高潮。
高潮不必包含满足或甚至高水平的唤起,只需问一问任何一个有慢性早泄的男人就知道了。我已治疗了很多只达到中度水平的身体唤起、欲望和意义感就能获得高潮的男女,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即都已婚。

    我们有能力获得不以神经痉挛或肌肉收缩产生生理高潮体验为尺度的(那只是创造出身体上的高潮)深刻的性爱体验。

    西方社会中为数不多的几个幸运儿能够体验到独立于高潮的深刻的性爱;这是东方性爱程式的一个主要焦点,我们也能够和伴侣一起学会做到这一点,而这却不会像参加一个唐乐可(Tantric)性爱课程那么简单。它无关乎新的做爱姿势,而关乎个人的发展,这是唐乐可哲学的初衷。

    西方社会的性爱方法已巧妙地抹杀了性潜能的任何可能性。意识不到这一点儿,我们就触及不到长期关系中伴侣之间能够产生的亲密性爱,甚至会放弃了希望。有两个普遍的观念对性亲密的侵蚀负有大部分责任(在某一文化的水平上):

    ·“男人用爱换来性,而女人用性换来爱。”这一普遍的观念映射出这样一个事实,即女孩儿们被社会化为认为性爱就是爱和亲密,而男孩儿们则聚集于生殖器的感觉上。这一民间智慧将我们自己不成熟的观点奉为圣旨,将性的不成熟和性别差异混为一谈。事实是,随着女人的成熟,她们越来越享受自己的生殖器——为了自己的快乐享受性爱。与此同时,男人变得越来越对亲密和情感联结感兴趣。实际上,当男人和女人达到各自的性潜能,他们会在性方面变得越来越相近,也越来越能够达到“性兼容。”

    ·“专注于我们身体的感觉。”三十年前发展出一种技巧,教人们只专注于他们自己的感觉,而不考虑伴侣的感觉(“排除干扰”),通过这样的方式启动身体的性反应。有些治疗师这样教导,“性爱是由虚构和幻想构成的”。结果,平躺着、闭上眼睛、像僵尸一样的性爱(“感觉集中”)已成为我们社会中的现实的模型。不幸的是,这一方法忽略了几个内在的问题:很多人聚集于感觉以避免与伴侣进行情感联系,这会造成巧妙地强调生殖器的反应和高潮的“足够好的”性爱,却不能帮助夫妇们重获依稀记得的热恋期间火辣的性爱。

    我们知道,我们应该相信高潮不是性爱中最重要的部分,最重要的是和伴侣在一起。抛开这些陈词滥调,很难说这种指“正常人”有着“正常的性爱”的更重要的“在一起”并不具有相应的个人化的知识。我们确定爱和激情很重要,但我们大部分人很难解释为何重要,如何重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0-14 16: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心伤可愈 于 2012-10-14 16:26 编辑

    量子模型

    我们从另外一个观点来探究性潜能,即量子模型。这是我对马斯特斯(Masters)和约翰逊(Johnson)的当之无愧的著名的性反应四阶段模型的另一种说法。

    量子模型和现代物理学中的量子论非常相似,它研究确定系统行为的动力学变量。在量子模型和量子论中,日常事件被认为是小的能量源的复杂的相互影响。当能量源的收集达到一定的条件或水平时,整个系统就会产生突变。量子模型为这种“大爆炸理论”注入了新的意义,它为性功能提供了一个多层次的观点,即人类的性的所有复杂的方面是如何彼此契合的。量子模型从多个维度考量性体验,其中包括投入的深度、性爱的深刻性、亲密、欲望和性爱风格。

    在一个基本点上,量子模型解释了我们是如何在性上有作为的——需要什么条件才能使我们的生殖器“工作”并达到高潮。但这个模型真正的优点是帮助人们超越了功利的生殖功能。在达到性潜能极限时,人们有能力在性爱中注入“高深的意义”、有能力将性和精神以交互强化的方式加以整合。简言之,量子模型将人类最独特的一些能力整合到性功能和性体验中。量子模型易学,很多人已用它解决性功能障碍和探索他们的性潜能。首先,我要解释我们的生殖器是如何产生反应并达到高潮的,然后我们将探索我们能够走多远。

    简单来讲,我们的身体就像任何能够检测到电信号的设备一样。当发送的信号强度达到足够使这台设备检测到它,设备就会做出反应。设备的灵敏度越高,一般来讲,它能检测的信号也越多。没有任何复杂信号检测设备能比得过人类的身体。

    当我们的身体检测到性刺激时,它会做出反应,关键在于我们的身体何时检测到。在我们足够唤起时,我们的生殖器就会做出反应;唤起水平再高的话,我们的身体就会达到高潮。在最简单的生物水平上,生殖器反应和高潮是产生充足的刺激时发生的反射。

    我们在脑海里想像一下它是如何工作的,这样我们就能想明白我们自己的身体发生了什么。想像我们的身体有两个性反应阈值(response threshold),一个触发唤起(生殖器反应),另一个触发高潮,如图1中所示。当性兴奋超过唤起的生理阈值,我们的身体就会产生我们期待的反应,即如果是女人,阴道就会湿润;如果是男人,阴茎就会勃起。当唤起水平超过达到高潮的阈值,用我朋友的话说,“脑子就塌了”。我们将达到唤起和高潮的阈值称为“正常的”性功能。

    图1-中文.jpg    

    在我们达到任一阈值时我们身体的反应,与敲打膝盖某一合适的点时腿弹跳的方式没什么不同,它们都是反射动作。除此之外,跟膝跳反射相比,湿润/勃起并达到高潮总体上感觉更好,也令我们更着迷。这也正是认为人类的性是纯粹的“自动化反应”这一观点为何磨灭了我们的性潜能的原因所在。

    正如我早些时候所提到的,我们的物种在约四十万年前经历了一些令人惊奇的变化。女性停止了“发情”,并开始具有了月经周期。从这一重要时刻起,女人整年都会有性欲,而非只在重复再生产意义上的 “成熟”时才有性的接受性。男人和女人开始更长久地呆在一起;家庭、社区以及社会就相继出现了,然后我们大脑中进化出了新的一部分,即新皮层。科学家们辩论着大猩猩、鲸和海豚拥有多少新皮层,可是没有任何物种能跟我们人类匹敌,比得上人类的新皮层所能做的。

    这一独特的发展带给我们独特的能力,当然,也带来了独特的问题。人类能在面对面性交中交谈和彼此凝视;人类的性欲现在可以根植于对一个特定伴侣的渴望,而不再仅是一种减少性张力的渴望。但是,我们的祖先以荷尔蒙意义上的程序化的规律性换取把意义带入性的能力时,我们也变得更容易得性功能障碍和“抑制性欲”了。

    要想成为一个做爱机器,那么拥有大脑新皮层就成了不利条件。我们运用新皮层的自我意识能力,使得亲密成为可能。但我们也运用它令我们自己疯狂地“监视自己”,也就是说,观察我们在做爱中的表现。“此时此刻”与伴侣在一起的能力,使得由于联结的缺乏降低了我们的满足感。我们的新皮层已成为我们性功能不可或缺的部分,这就是为何我们在做爱过程中体验到的意义感会强烈地决定了我们的身体是否运作,及这种运作在多大程度上令人满意。

    一旦我们的新皮层给予我们调节性冲动的能力,我们就超越了人类性爱的任何“生物驱动”模型。要想在人类性爱中(human sexuality)发展出“人(human)”,我们就需要一种方法,把生物学意义的能力估算到我们的把意义带入性的能力上。这正是量子模型能够提供帮助的地方。

    对于人类,性刺激比之于感觉上的激动,其构成要素会更多。通常我们会聚焦于抚摸,然后在较低程度上我们专注于观看、品尝、嗅闻及声音。可是我们如何感受自己的感觉,以及如何获得这些感觉,对我们整体的唤起水平造成的影响,比对感官刺激本身造成的影响更大。简言之,我们的感受,相比于感官感觉,对生殖器功能和高潮会有较大的影响。这就是为何我们将注意力转向关注我们和伴侣之间发生了什么时,学习如何抚摸伴侣就不再是绝对优先的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0-14 23:0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0-16 00:25 | 显示全部楼层
{:soso_e163:}顶顶顶~~~~好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0-16 21:07 | 显示全部楼层
不可多得的好文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0-17 23:54 【心网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下一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0-27 21:4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心伤可愈 于 2012-10-27 21:56 编辑


    我们需要在脑海中构建一个新的是什么组成了性反应的图画。我们要达到唤起阈值或高潮阈值刺激所需要的总的性刺激是由从伴侣那里接收到的感官(多数是抚摸)刺激、我们的感受和想法(对我们在做什么、与谁在做、这对我们来说意味着什么的感受和想法)组成的。因而,总的刺激并不仅只是粘膜的摩擦(如同更低级的物种那样),也不仅只是摩擦加幻想。在这里,我要重申之前所说的:一旦感官加上感受和想法组合在一起的刺激达到唤起或高潮的阈值,我们所期待的反应就会出现。(正如我在图2中所画的那样,这个人只是够不上达到他或她的阈值了。)

    图2-中文.jpg

    为了更好地鉴赏我们认为理所当然的性反应,让我们来探索身体感觉与想法和感受这样两个维度。我们倾向于首先想到的关于性爱的构成是纯粹的物理维度,它由几个因素组成,包括我们接收到的物理刺激量的多少、时间长短、以及质量的好坏。我们的身体将接收到的感觉从刺激点传输到脊柱,然后到大脑,最后到我们的生殖器。任何能够打断或限制这种传输的因素都会减少我们的总刺激量,并最终降低我们的性功能水平和性满足。神经和血管疾病、荷尔蒙失衡、先天性畸形、生病和受伤、服用处方药和消遣性毒品、手术、疲劳、以及压力,所有这些都会阻碍我们的身体接收和处理身体刺激的能力。继发条件(如酗酒上瘾、糠尿病或肾功能衰竭)引发的血管、神经和荷尔蒙问题,也会产生这样的后果。如果你怀疑自己有任何这些障碍,我建议你做一次体验。然而,即使你患有严重的生理上的疾病,也要记得你还拥有大脑的力量:瘫痪的病人经常会发展出新的性感带,使他们能够在仍然有感觉的地方体验到性感觉。

    我们的大脑也在识别生理感觉的能力中扮演角色。马斯特斯和约翰逊把这种能力称为“感觉集中(sensate focus)”,而很多人错误地认为这是一种治疗性的练习,事实上它是我们不断地使用的一种天生的能力,体操运动员和舞蹈家们在这个或那个程度上将感觉集中运用到了优美的艺术中。

    顺便说一下,如果你对探索自己的性潜能感兴趣,那么不要通过饮酒来“放松”。酒精会减缓我们的神经系统,也就是说会减缓对性感觉的传输。如果酒精表面上似乎改善了你的性功能发挥,那么这很可能意味着你在努力麻痹自己一定程度的焦虑,更好的办法是直接处理任何令你焦虑的事情。正如在接下来我马上要讲到的琼和比尔的性爱发展,我们会看到,正是在这种时候个体分化的过程就派上用场了。

    感受和思想
    性爱经历中感受和思想的作用,为性潜能的实现带来了奇迹之光。这样想一下:我们中的一些人在“给予”伴侣时,比处于“接收”的角色中时体验到更好的勃起或更湿润,这是因为给予令我们避免对接收感到内疚,或令我们降低了仅受到抚摸就变得更简单地唤起的期待(压力)。情绪上的刺激,相比于抚摸,常常是一个更加强有力的生殖器功能和满足的决定因素。

    思想和感受对感官的觉醒的作用,表现在很多方面。打个比方,感觉(Sensations)必须经过由组织才能变成快乐的体验。如果我们伤心、生气或无法停止想别的事情,那么将很难为感觉注入能增加我们的快乐和引发唤起的那些意义。我们可能会发现,那些通常“有效”的性感的东西,现在没什么用了。如果我们体验自己的感觉骚动不安或正受困扰——意识到在不适宜的情境下性唤起了,那么,这些感觉,通常变成较少唤起作用,并降低生殖器反应,泯灭高潮的可能性。(然而,如果我们的性唤起是由于“打破规则”这种想法而引起的,那么相同的感觉也能导致高度唤起,露阴癖、恋物癖和某些形式的性虐待中就是这样的情形。)

    还有一个影响源来自我们自己对性交本身的评价。体验的意义需要与我们是谁“相一致”,这并非像某些情境注定就比其它情境要好那么简单——重要的是这样的交欢是如何“适合”我们的。我们和伴侣之间联结的质量和深度、在性交过程中我们卷入的深度——甚至我们是喜欢关灯做爱还是开着灯做爱——所有这些都会提高或降低我们的身体感觉。

    任何未解决的情绪上的事,会进一步影响我们的身体反应。比如,有些人在相爱的情境中会发挥得更好,即使身体的刺激不理想。另一方面,如果我们有亲密上的困难,那么我们可能会在一夜情中,接收到来自随意的伴侣的同样的性刺激时反而感觉更好。害怕受到控制的人们可能会在承诺的关系中体验到性爱困难(sexual difficulty),但在跟无承诺的关系中的伴侣时却不会,而害怕被拒绝的人们可能会上演相反的模式。

    很明显,情感因素会对性功能造成直接的生理上的影响。一般来讲,在做爱过程中掺杂进来的未解决的因素越多,我们就越难达到性潜能,因为这些因素会限制我们的性偏好和快乐:只有当与我们自己的动力适配时,我们才能放松集中,并提升正接收的生理刺激(you can relax focus, and enhance the physical stimulation you’re receiving only when it fits your dynamics.)我们可能仍然能够达到高潮,但是我们的满足感通常降低了。一个维度上发生的事情能够加到或减去另一个维度,潜在地增加或减少了总的刺激水平。比如,在适宜的情境中“贫乏的技巧”也能够导向高潮;而相同的技巧感知不同的话,就不能导向高潮。注意,我们这里所说的否认了“给某人一次高潮”或“令人达到高潮”这样的普遍观念。

    有个女人来找我,她当时正有着唤起困难。在她第一次遇到后来嫁给他的那个男人时,她发现自己非常喜欢他抚摸她的阴蒂时害羞又笨拙的方式。即使他刺激她的方式不是她喜欢的,她也能达到高潮,她相当容易就达到高潮(高潮阈值低),她以为他会随着时间而改善的。然而,结婚几年来,他一直没有改善,相同的身体刺激技巧现在令她恼火和失望。她认为他这种抚摸是自私和懒惰,她和他在一起不再达到高潮了(她靠自慰获得高潮)。他们的第一个治疗师努力找出“哪里发生了改变”,却从不对她的问题进行解释。真正的问题在于,什么也没有改变,直到她开始关注这个!她那迷惑又防御的丈夫宣称,一定是她的问题,因为他只是在做“一直都有效的事情”!

    有很多事情会阻碍我们获得足够达到阈值的刺激。同时在房间内和脑海里保持适宜的氛围是非常难的。考虑一下所有那些在我们的个体分化水平情境下带到床上来的所有相关因素,焦虑会产生许多不同的影响,这取决于焦虑的强度和我们怎样感知。大量的行为表现的焦虑和对于你们的关系的严重关切,会扼杀最好的接触——既是身体上也是情感上地。然而,低水平的焦虑通过将注意力聚焦于相遇上,有时会有助于性爱。(性爱新奇的经验如此迷人的原因也正是在于低水平的焦虑)。与伴侣相处过于舒服(情感融合)造成的一个问题就是我们会对做爱感到厌烦,这会减少我们的总的刺激水平。

    我们只是刚刚开始理解焦虑影响性功能和满足感的那些复杂的方式。中度的焦虑——我们体验到的是紧张而非新奇的经验——能够影响性功能的发挥。然而,相当普遍地,它没有影响性功能,只是影响了满足感。我见过的许多夫妇根本没有关于他们做爱时有多大程度的紧张的观念,因为他们每次都是这样做的。缺少任何其它的体验作为参照点或如性功能障碍这样的症状,他们感觉不到任何焦虑存在的迹象,也感觉不到它是如何降低了情感联结或性满足的。只有当他们开始在做爱中双方都体验到比之前更加强烈、更加放松时,通过回顾,他们才能认识到他们的性潜能中错失了什么,只有在这时人们才真正意识到他们一直以来多么紧张(我们在第六章 “拥抱直到放松”时我会向你们展示如何才能达到这一点。)

    我们的伴侣的感受也会影响到我们自己的感受、性功能的发挥和满足感。人类的性爱(Human sexuality)是如此微妙。想一下,当你意识到你的伴侣感到厌烦、不投入、不唤起或需要你达到高潮来证实他的能力,会发生什么呢?不管他怎样抚摸你,你似乎都无法得到足够的刺激以触发高潮,这是因为体验背后的“信息”削弱了感觉的影响力。

    当我们的总体刺激水平降到唤起或高潮阈值之下,那么相应的性反应就会停止或完全不再产生,这就是有些功能障碍如何发生和消失的。开始的时候似乎挺好可在做爱过程中,男人会疲软下来,你像女人会变得干涸一样。两性都会在与特定的伴侣或在特定的情境中存在达到高潮的困难。当总体刺激水平一旦重新达到我们的阈值,问题似乎就消失了。性爱困难的心理原因如人们本身那样多样化,那样独特。可能由于几件非常小的事情加在一起,就削弱了我们的感受和感觉。

    让我们用上一章我们讨论过的那对夫妻的性问题,来查看一下,这一点是如何起作用的吧。现在我们可以解释为何比尔在性交过程中疲软了:一旦性交开始,他就感到到了“要么行动要么闭嘴”的时刻了,焦虑就开始突涨,肾上腺噌地一下就进入到血管,他激剧地感到了能力严重不足(inadequate)。带着恐惧,他预期着失败,并且在某种程度上他也感受到了琼的焦虑。他几乎注意不到皮肤已经冒冷汗了。无论刚刚在性交之前他的唤起水平多么高,一旦他将阴茎插入,这些因素使他总体的刺激水平降低到了唤起阈值以下。不管他多么努力,身体的刺激都无法再与他的思想和感受的负面影响相抗衡。

    我们很多人都会发展出“最简化”的性爱风格:我们知道如何激起刚刚够达到阈值的总体刺激水平。而性潜能,不仅仅只是达到阈值,却是要远超过阈值的事。对自己在床上的表现是否“足够好”的防御,会令我们在性活动中持久地保持着脆弱,因为我们固着在“什么是有用的”上了。如果我们能通过通常所做的那些事情达到性唤起和高潮,那么我们会质疑,为何还要改变?答案就在这里:只需在抚摸或赋予意义中一个非常小的变化,我们的总体刺激水平就能降低到我们的阈值以下,就是这样!得了性功能障碍了!追求性潜能令我们不再像是寻找机会发生的一次意外。

    在多年从事解决那些患有严重的内科疾病或创伤的人们的问题后,我明白,对人们来说在他们需要时是多么难以转变。尽管他们通常有可能获得适应以允许保障他们的连续的功能与(或)满足,但很多身体和情感上受到挑战的夫妇在最需要时不能足够快速地做出转变,以使他们的性爱完整无缺。追求性潜能是对我们暂时身体健全的人们的一种预防性治疗。

    实际上,意识不到这一点的话,当问题出现时,我们大部分人会自动地利用这样一个事实,让感觉和感受决定我们的总体兴奋水平。我们会通过提高一个维度来补偿另一维度中的问题,以此避免必须处理真正的问题。我想起了优雅的一个例子;一个早泄的男人娶了可以“精神上获得高潮”的女人。拥有这种能力的女人会优化)他们的感受和想法(包括非常生动的想像),直到他们几乎不用通过紧夹双腿就抵达高潮。这个例子当中的妻子,幸运地有着一个低的高潮阈值,可以在任何她想要的那一刻达到高潮。好多年来,她的丈夫在插入后几秒钟就会射精,然后她会给自己带来好几次高潮。她求他寻求治疗以延长控制射精时间,可他拒绝了。她提出离婚时,他们两个一起来做治疗。在我们第一次会谈中,妻子表达了对丈夫射精太快的失望,也表达了丈夫不寻求治疗的不体贴行为的失望。 “不体贴?!”她丈夫咆哮道,“每一次我们做爱,你都会达到高潮!你还想想什么?”

    衰老和性潜能

    随着年龄的增长,感受和思想必须取代生理上的驱动和感官觉察成为性爱的主要决定因素。探索性潜能真不是那么容易做到的,可如果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仍想把性爱作为生命中非常重要的部分,那么它就成了必须的了。

    如果我们依赖性驱力才能开始,那么我们必然会发现,随着年龄的增长,性爱在逐年下降,参加我们的“夫妇治疗”的夫妇们报告了这一问题。男女双方年轻时都是高度性活跃的,可是对伴侣却没有多少情感投入。治疗期间,随着他们增强了对伴侣的渴望和亲密连结的能力,他们体验到了更强的做爱的渴望和期待。

    马斯特斯和约翰逊做了一项非常棒的工作,研究男女双方是如何随着年龄的增长都需要更多的生殖器刺激以体验性唤起和性高潮的。男人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完全勃起,而他们的射精却不那么急迫了,更年期的女人会体验到对抚摸的敏感度下降了。可是,衰老的影响开始的时间比很多人意识到的更早、更微妙。这种减退是递减的,一开始通常觉察不到。年富力强的人也许会开始注意到,他们的性感觉和生殖器官功能微妙地开始变化……变得越来越糟了。由于我们认为在我们变得更老之前,我们不会有那样的事,尽管变化难以描述又令人尴尬,感觉起来,性还是与以往不同了。

    那些年轻时常常挣扎于过快射精的男人,通常享受着“持续时间更长”。可那些花费多年时间通过转移注意力(减少总的刺激量)延迟射精的男人擅长于此——不幸地,太擅长了,以至于他们经常体验到的总的刺激水平,无法达到他们所需要的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增长了的刺激水平(更高的反应阈值)。结果,自我诱导式的勃起功能障碍,这比大多数男人(包括泌尿科医生)以为的更加普遍得多,显得也好理解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联系我们|免责声明|关于我们|招贤纳士|客户见证|广告投放|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2 中国心理咨询网(xlzx.com) ( 粤ICP-05005750号 ).
咨询预约:400-080-1200|心网总部:0755-88828310|电子邮箱:webmaster@xlzx.com|深圳市心网信息咨询有限公司查看地址
给每一颗漂泊的心以停驻,给每一个陌生或者熟悉的人以温暖和放松,给你感动,给你一份值得珍藏的美好回忆,让我们彼此相依相伴,一起踏上漫漫人生路。
心网.十一年  第一家综合型心理学服务平台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