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3093|回复: 38

刘畅开始搞美学啦~ 啊啦啦啦啦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10-9 15: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x
我本来想把我看书时候得到的感想,写在这里,供日后的思考多一些材料的;
但是转念又想,如果我把书中的内容作一个静止的提炼,我所得到的概念,将再一次受到我知识的局限,
成为思考的束缚。思而不学则殆神马的。所以我决定抛开固有知识的联想,尽量用空杯子心态去看这些书。
为督促自己每天多看一点,以及印象深刻我所看的;所以我在这里把我每天看的东西都打字发上来;
利用人自我表现的天性,来督促我更好地完成这件事情。

黑格尔《美学》

全书序论

       这些演讲是讨论美学的;它的对象就是广大的美的领域,说的更精确一点,它的范围就是艺术,

或则毋宁说,就是美的艺术对于这种对象,“伊斯特惕克”(Ästhetik)(美学)

这个名称实在是不完全恰当的,

因为“伊斯特惕克”的比较精确的意义是研究感觉和情感的科学。就是取这个意义,

美学在沃尔夫(1679-1754)学派之中,才开始成为一种新的科学,或则毋宁说,哲学的一个部门;

在当时德国,人们通常从艺术作品所应引起的愉快 惊赞 恐惧 哀怜之类情感去看艺术作品。

由于“伊斯特惕克”这个名称不恰当,说得跟精确一点,很肤浅,有些人想找出另外的名称也还不妥,

因为所指的科学所讨论的并非一般的美,而只是艺术的美。因此,我们姑且仍用“伊斯特惕克”这个名称,

因为名称本身对我们并无关宏旨,而且这个名称既已为一般语言所采用,就无妨保留。

我的的这门科学的正当名称却是“艺术哲学”,或则更确切一点,“美的艺术的哲学”。


一 美学的范围和地位

1. 自然美和艺术美


      根据“艺术的哲学”这个名称,我们就把自然美除开了。从一方面看,我们这样界定对象的范围,

好像有些武断,好像以为每一门学科都有权任意界定它的范围。但是我们把美学局限于艺术的美,

并不是根据这种了解。在日常生活中我们固然常说美的颜色,美的天空,美的河流,以及美的花卉,

美的动物,尤其常说的是美的人。我们在这里姑且不去争辩在什么程度上可以把没得性质加到这些对象上去,

以及自然美是否可以和艺术美相提并论,不过我们可以肯定地说,艺术美高于自然。

因为艺术美是由心灵产生和再生的美,心灵和它的产品比自然和它的现象高多少艺术美也就比自然美搞多少。

从形式看,任何一个无聊的幻想,它既然是经过了人的头脑,也就比任何一个自然的产品要高些,

因为这种幻想见出了人的头脑,就是比任何一个自然的产品要高些,因为这种幻想见出了人的头脑,

也就比任何一个自然的产品要高些,因为这种幻想见出心灵活动和自由。就内容来说,

例如太阳确实像是一种绝对必然的东西,而一个古怪的幻想却是偶然的,一纵即逝的;

但是像太阳这种自然物,对它本身是无足轻重的,它本身不是自由的,没有自意识的;

我们只就它和其他事物的必然关系来看待它,并不把它作为独立自为的东西来看待,这就是,

不把它作为美的东西来看待(黑格尔所谓“绝对”“自由”“无限”“自在自为”,其实都是一回事,

即一个独立自在的整体,不受与其他事物的关系所限制,只有把一个对象看作一个独立自在的整体,

即理念与现象的统一体,它才是绝对的 无限的 自由的 自在自为的,也才是美的。“自为”就是自觉,

与存在不自觉的“自在”对立,是心灵的特征。)。

     如果我们只是普泛地说:心灵和它的艺术美高于自然美,这就等于还没有说出什么,

因为所谓“高于”还是完全不确定的说法,还是把自然美和艺术美左右并列地摆在同一观念范围里,

所指的还只是一种量的分别,因此,还只是一种表面的分别。心灵和它的艺术美“高于”自然,

这里的“高于”却不仅是一种相对的或量的分别。只有心灵才是真实的,只有心灵才涵盖一切,

所以一切美只有在涉及这较高境界(心灵)而且由这较高境界产生出来时,才真正是美的。就这个意义来说,

自然美只是属于心灵的那种美的反映,它所反映的只是一种不完全不完善的形态,而按照它的实体,

这种形态原已包含在心灵里。(唯心说:人是万物规律的具象体现 这解释了人为什么可以认识规律 阿拉拉拉

不知道我理解的对不对。对唯心说还是了解的太少了。@ 杨婉云 我让你帮我给买的黑格尔 还有费尔巴哈 的全

集连同马克思主义哲学全集,你是不是又给忘了啊!再这样下去我书都看不懂了!!!)

     此外,把美学局限于美的艺术也是很自然的,因为尽管人们常谈到各种自然美----古代人比现代人谈得少些---
从来却没有人想到要把自然事物的美单提出来看,就它来成立一种科学,或作为有系统的说明。

人们倒是单从效用的观点,把某些自然事物提出来研究,成立了一种研究可用来医病的那些自然事物的科学,

即药物学,描绘对医疗有用的矿物 化学产品 植物和动物;但是人们从来没有单从美的观点,

把自然界事物提出来排在一起加以比较研究。我们感觉到,就自然美来说,概念即不确定,又没有什么标准,

(因为不知道自然物存在的目的嘛,既然不能清楚知道存在的目的,就不知道从哪一个切面去看它的作用,所

以就没有办法存在标准以及概念;相比较在艺术美上,这一点就清晰的多阿拉拉拉。阿拉拉拉拉联想到宗教,

比如基督创世啊这些,就是想把这一切的存在概念化,标准化,确定化嘛唉。)

因此,这种比较研究就不会有什么意思。


        以上这番话讨论自然美和艺术美,他们之间的关系,以及我们何以要把自然美排除于美学范围之外,

这番话的用意在消除一种误解,以为我们对美学作这样的界定是任意武断。

目前我们还不能就这些关系加以证明,因为这就是美学本身所要做的事,所以只有待将来再去讨论和证明。

2.对一些反对美学的言论的批驳

(待续 我去泡杯咖啡 啃个面包 听听音乐 抽支烟 念念诗 弹弹琴 逗逗刀刀喵 或者 有闲情去公园散个步啥么的 再回来搞这个消耗脑细胞的事情。生活如此多娇 耶!)
 楼主| 发表于 2012-10-9 18:00 | 显示全部楼层
(开始!)

    如果我们暂把研究队形局限于艺术美,这头一步就要使我们碰上一些新的困难。

    首先我们就遇到这样一个疑问:美的艺术是否值得作为科学研究的对象?在生活的一切活动中,

美和艺术诚然像一个友好的护神,把内外一切环境都装饰得更明朗些,

对生活的严肃和现实的纠纷可以起缓和作用,以娱乐的方式来排除厌倦,虽然不能带来什么好的东西,

至少可以代替坏的东西,这究竟还是聊胜于无。但是尽管艺术到处都显出它的令人快乐的形象,

从野蛮人的粗糙的装饰到庄严华丽的庙宇,这些形象本身究竟还是与人生的真正目的无关。

艺术形象虽然也无害于这些严肃的目的,甚至于至少就消除丑恶这一点来说,还有助于这些严肃的目的,

但是说到究竟,艺术不过是精神的松弛和闲散,而人生重要事业却需要精神紧张。

因此要想以科学的严肃来对待本身无重要性的东西,就未免不很合适而且有些学究气。照这样看来,

纵使玩赏美所可引起的心灵的软化不是一种有害的使人软弱的影响,艺术究竟是一种多余的东西。

既然假定了美的艺术是一种奢侈,人们就常感到有必要去就这些艺术与实践方面的需要的关系,

特别就它们与道德和宗教的关系,去替它们辩护。既然不能证明这些艺术完全无害,

至少也得叫人相信这种精神方面的奢侈究竟是利多于害。从这个观点出发,人们就认为艺术也自由严肃的目的,

往往称许艺术可以调和理性与感性,愿望与职责之类互相剧烈斗争和冲突的因素。

但是人们也可以说,纵使艺术有这样严肃的目的,理性与职责也不能从这种调和的企图得到什么好处,

因为按照他们的不夹杂质的本质,理性与职责是不容许有这种调和的,他们要求维持他们本身固有的纯洁性。

而且艺术也不能因为有这种调和的作用,就是值得成为科学研究的对象,因为艺术究竟要同时服侍两个主子,

一方面要服务于较崇高的目的,一方面有要服务于闲散和轻浮的心情,而且在这种服务之中,艺术只能作为手段,

本身不能就是目的。最后,纵使艺术真的服从较严肃的目的,发生较严肃的效果,

它用来达到这种目的的手段却总是有害的,因为它用的是幻相。

美的生命在于显现(依黑格尔:理念显现于现象,成为具体的统一体,才有美)。

很容易看到,一个本身真实的目的不应该通过幻相去达到,尽管用幻相有时可以达到某种目的,

那究竟只可偶一为之,即使在偶一为之的场合,幻相也还不能算是好的手段。手段应该配得上目的的尊严。

产生真实的东西本身就必真实,不能只是显现或幻相。科学也是如此,

它也应该按照现实的真实情况和理解现实的真实方式,去研究心灵的真实旨趣(利害攸关的,关心的事)。

     从此可以看出:美的艺术似不配作为科学研究的对象,因为它们只是一种愉快的游戏;

纵然它们也有些较严肃的目的,实际上它们却和这些目的的严肃性相矛盾。它们对上诉游戏和严肃的目的,

都只是处于服务的地位,而且,它们之所以成为艺术,以及它们用来产生艺术效果的手段,都只能靠幻相和显现。

    其次,我们还可以这样看:纵使美的艺术可以供一般的哲学思考,却仍不是真正科学研究的适宜对象。

因为艺术美是诉之于感觉 感情 知觉和想象的,它就不属于思考的范围(但是它属于心理学的范围!奶奶的我实在是忍不住了!!!毁我大艺术精神啊奶奶的!!!吃饭 睡觉 男女爱慕 这些算不算严肃的事情啊!照你这么说除了满足人的求知欲的追求真理的这部分是严肃的以外,其他的都是低人一等的东西啦?!人身上只有理性才是可贵的?!还有你那个科学本身可成为独立追求;而艺术不能,艺术必须要联系起来才能彰显艺术价值的屁话!还好我先看过一点马克思,不然就被你绕进去啦!呼呼 ..放宽心放宽心 空杯子 空杯子 呼呼..君子和而不同 ..呼呼..),

对于艺术活动和艺术产品的了解就需要不同于科学思考的一种功能。还不仅此,我们在艺术美里所欣赏艺术形象,

我们都好像逃脱了法则和规律的束缚。我们离开了规律的严谨和思考的阴森凝注,

去在艺术形象中寻求静穆和气韵生动,拿较明朗较强烈的现实去代替观念的阴影世界。

最后,艺术作品的源泉是想象的自由活动,而想象就连在随意创造形象时也比自然较自由。

艺术不仅可以利用自然界丰富多彩的形形色色,而且还可以用创造的想象自己去另外创造无穷无尽的形象。

在这种丰富无比的想象和想象的产品的面前,思考就好像不得不丧失它的勇气,

不敢把这样丰富的东西完全摆在自己面前去研究,把它纳入一些普遍公式里。

       就另一方面说,人们都承认科学按照它的形式来说,只能就无数个别事例进行抽象思考,因此,从一方面看,

想象及其偶然性和任意性,----这就是艺术活动和艺术欣赏的功能----

是不能归入科学领域的(可以归入心理学啊大哥。。咦?你那个时代心理学还没有分支出来么?知识盲点..);

从另一方面看,艺术既灌注生气于阴暗枯燥的概念,弥补概念对现实所进行的抽象和分裂,

使概念再和现实成为一体了,这时纯粹思考性的研究如果闯入,

它就会把使概念再和现实成为一体的那个手段本身取消了,毁灭了,

又把概念引回到它原有的不结合现实的简单状态和阴影似的抽象状态去了(形式和内容不可分,啊啦啦啦)。

其次,按照它的内容来说,科学所研究的是本身必然的东西。美学既然把自然美抛开,

我们就不仅显然得不到什么必然的东西,而且离开必然的东西反而愈远了。

因为自然这个名词马上令人想起必然性和规律性,这就是说,令人想起一种较适宜于科学研究,

可望认识清楚的对象。但是一般地说在心灵领域里,尤其是在想象领域里,比起自然界来,

显然是由任意性和无规律性统治着的,这些特性就根本挖去了一切规律的基础。(俺不认同这个观点,

在心灵和想象领域里面,确实因为个人经历不一样,个性的因素太多,

没有办法像对普遍性意义共性的科学研究那样,对每一个念头溯源,而后找到导致“必然”的成因,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里面没有规律的作用,没有导致“必然”的成因;只是这个因果过于复杂,

每个人都不一样的因果背后还有无穷无尽的因果,而且每个人越是细微的地方,差别就越大;

所以企图用片面静止地方法去研究去还原一个人的内心全貌,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但是在这些个性的差异里面寓含的也有共性的东西,毕竟事物是联系的么,有联系就有规律;

在这个意义上对于心灵研究的基础和科学研究的基础是一样的。----看来我的马克思认识论已经根深蒂固了T.T)

       从这些观点看来,美的艺术按照它的起源,效果和各方面来看,都不适宜于科学的努力,

而且像是和思考的控制根本抵触,不宜作为真正科学研究的对象。

      对美的艺术进行真正的科学研究所引起的这一类的顾虑是从一些流行的见解,观点和研究中搜来的。

这些意见的较详尽的阐述,在一些论美和论美的艺术的旧著作里(特别是法国的)是读不完的,令人读的腻味的。

(我去,原来以上都不是你自己的看法,而是流行的看法,我还在那儿跟你吵吵呢。且看看你自己怎么说么=。=)

这里面有一部分也包含一些相当确实的事实,也有一部分包含扎看似很言之成理的论证。例如以下就是一个事实:

美的形象时丰富多彩的,而没也是到处出现的;从这个事实出发,人们就可以推论:

人类本性中就有普遍的爱美的要求;还可以进一步推论:对于没得看法是非常复杂的,几乎是个人各样的,

所以关于美的和审美的鉴赏力,就不可能得到有放皆准的普遍规律。

    在回到我们的本题之前,我们有必要先解决一个任务,就是对上述那些见解和顾虑作一番简短的初步的讨论。

(累了。我练琴去。一会儿回来。我觉得自己被黑格尔耍了,到最后才说之前的那是流行的看法,

害我一个人在那儿瞎激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0-9 19:2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又回来啦!)

     第一,关于艺术值不值得作为科学研究的对象。毫无疑问,艺术确实可以用来作为一种飘忽无常的游戏,

为娱乐和消遣服务,美化我们的环境,给生活情况的外表蒙上愉快的气氛,把一些一些其他事物装饰得更辉煌。

就这个意义说,艺术确实不是无所依赖的 自由的,服从于某种目的的。但是我们所要讨论的艺术无论是就目的

还是就手段来说,都是自由的艺术。艺术一般地固然可以服从其他目的,可以只是一种游戏,

但是这种情形是艺术与一般思考所共同的。因为从一方面看,科学 作为服从其他目的的思考,

也是可以用来实现特殊目的的,作为偶尔手段的;在这种场合,

它就不是从它本身而是从对其他事物的关系得到它的定性(确定某物之所以为某物的性质。

概念体现于具体事物,与其他事物发生关系,因而受这种关系的限定,这就是受到定性。

----我依然不明白科学作为脱离了这种关系的存在到底是什么。)。从另一方面看,科学也可以脱离它的从属地位,

提升到自由独立的地位,达到真理,在这种地位,它就无所依赖,只实现它自己所特有的目的(我还是不明白,

人类的行为能脱离“人”这个形式本身么?对于真理的追求,能脱离人性的求知欲么?

难道这些都不算是关系的?从属的?依赖的?)。

     只有靠它的这种自由性,美的艺术才成为真正的艺术,只有在它和宗教与哲学处在同一境界,

成为认识和表现神圣性 人类的最深刻的旨趣以及心灵的最深广的真理的一种方式和手段时,

艺术才算尽了它的最高职责。在艺术作品中各民族留下了他们的最丰富的见解和思想;

美的艺术对于了解哲理和宗教往往是一个钥匙,而且对于许多民族来说,是唯一的钥匙。这个定性是艺术和宗教

与哲学所共有的,艺术之所以异于宗教与哲学,

在于艺术用感性形式(指可用感官察觉的。与精神性对立,实即物质的。)表现最崇高的东西,因此,

使这最崇高的东西更接近自然现象,更接近我们的感觉和情感。思想所穷探其深度的世界是个超感性的世界,

这个世界首先被看作一种彼岸,一种和直接意识和现前感觉对立的世界;正是由于思考认识是自由的,

她才能由“此岸”,即感性世界和有限世界,解脱出来。但是心灵在前进旅程中所造成的它自己和“分裂”,

是有办法弥补的;心灵从它本身产生出美的艺术作品,艺术作品就是第一个弥补分裂的媒介,使纯然外在的

感性的 可消逝的东西与纯粹思想归于调和,也就是说,使自然和有限现实与理解事物的思想所具有的无限自由

归于调和。

       至于说到一般艺术的要素,即显现(外形)和幻相是无价值的,这种指责只是在把显现看成无实在性时,

才有些道理。但是显现本身是存在所必有得,如果真实性不显现于外形,让人见出,如果它不为任何人,

不为它本身,尤其是不为心灵而存在,它就失其为真实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0-9 23:16 | 显示全部楼层
所以一般显现是无可争议的,

所可非议的只是艺术表现真实时所取的那特殊形式的显现。

如果说艺术用来使它的意匠经营的东西具体化为客观存在的那种显现就是幻相,

这种非议也只有在拿显现和外在现象世界的直接的物质性作比较,并且考虑到显现和我们自己的感情的,

即内在感性世界的关系时,才有意义。在经验生活中,在我们自己的现象生活中,

我们把这外在现象世界和内在感性世界通常称之为“现实”“真实”和“实在”,以为艺术却不然,

它就没有这种实在和真实。但是这整个的外在和内在的经验世界其实并不是真正实在的世界,

比艺术还更名副其实地可以称为更空洞的显现和更虚假的幻相。只有超越了感觉和外在事物的直接性,

才可以找到真正实在的东西。因为真正实在的东西只有自在自为的东西(只有具有心灵的人类才是既自在

又自为的,自为就是自觉,自然事物只是自在的。),那就是自然和心灵中的有实在性的东西,

这种有实体性的东西虽是现前的客观存在,而在这种客观存在中仍然是自在自为的东西,

所以只有它才是真正实在的。艺术所挑出来表现的正是这些普遍力量(实体性的人生理想)的统治。

日常的外在和内在的世界固然也现出这种存在本质,但它所现出的形状是一大堆乱杂的偶然的东西,

被感性事物的直接性以及情况 事态 性格等等的偶然性所歪曲了。艺术的功用就在使现象的真实意蕴从这种

虚幻世界的外形和幻相之中解脱出来,使现象具有更高的由心灵产生的实在。因此,艺术不仅不是空洞的显现,

而且比起日常现实世界反而是更高的实在,更真实的客观存在。(哇塞!太给力了有木有!倾倒~~)

     也不能说艺术的描绘,比起历史著作的所谓更真实的描绘,显得是一种比较虚幻的显现。

因为历史著作所描绘的因素也并不是直接的客观存在,而是直接的客观存在的心灵性的显现,

它的内容也还是不免于日常现实世界以及其中事态 纠纷 和个别事物等等的偶然性。

至于艺术,它给我们的却是在历史中统治着的永恒力量(实体性的人生理想),抛开了直接感性现实的附赘悬瘤

以及它飘忽不定的显现(黑格尔的这个看法和亚里士多德的“诗比历史更真实”的看法一致。

----我想抱到你们俩个亲一口~\(^o^)/)

       又有人说,比起哲学思想,以及宗教的和道德的原则,艺术形象的表现方式就是一种幻相。

思想领域中一种内容所获得的表现方式固然是最真实的实在,但是比起直接感性存在的显现以及历史叙述的显现,

艺术的显现却有这样一个优点:艺术的显现通过它本身而指引到它本身以外,

指引到它所要表现的某种心灵性的东西:至于直接的现象虽不是看作虚幻而是看作真实的,

不过这真实却被直接的感性因素所污损了,隐蔽了。比起艺术作品,自然和日常世界有一种坚硬的外壳,

使得心灵较难于突破它而深入了解理念。

     我们一方面虽然给予艺术以这样崇高的地位,另一方面也要提醒这个事实:无论是就内容还是就形式来说,

艺术都还不是心灵认识到它的真正旨趣的最高的绝对的方式。按照艺术的形式来说,艺术不免要局限于某一种

确定的内容。只有一定范围和一定程度的真实才能体现于艺术作品;这种真实要成为艺术的真正内容,

就必须依它本有的定性转化为感性的东西,使这感性的东西能恰好适合它自己,

例如希腊的神就是这样(希腊的神都特别有人性阿拉拉拉 和人差不多的神 只是有各种神通。)。

此外,对真实还有一种较深刻的了解,在这种了解中,真实对感性的东西就不再那样亲善,

不再能被这种感性的材料很适合地容纳进去并且表现出来。基督教对于真实的了解就是属于这一种;

特别是我们现代世界的精神,或则说得更恰当一点,我们的宗教和理性文化,就已经达到了一个更高的阶段,

艺术已不复是认识绝对理念的最高方式。艺术创作以及其作品所特有的方式已经不再能满足我们最高的要求;

我们已经超越了奉艺术作品为神圣而对之崇拜的阶段;艺术作品所产生的影响是一种偏于理智方面的,

艺术在我们心里所激发的感情需要一种更高的测验标准和从另一方面来的证实。

思考和反省已经比美的艺术飞得更高了。欢喜抱怨谴责的人可以把这种现象看成是一种衰颓,

把他们归咎于情欲和自私动机的得势,说这种情欲和自私动机使艺术丧失了它原有的严肃和喜悦。人们也可以把

现时代的困难归咎于社会政治生活中的繁复情境,说这种情境使人斤斤计较琐屑利益,不能把自己解放出来,

去追求艺术的较崇高目的,连理智本身也随着科学只服务于这种需要和琐屑利益,  

被迫流放到这种干枯抗冻的境地。

      不管这种情形究竟是怎样,艺术却以实在不再能达到过去时代和过去民族在艺术中寻找的

而且只有在艺术中才能寻找到的那种精神需要的满足,至少是宗教和艺术联系得最密切的那种精神需要的满足。

希腊艺术的辉煌时代以及中世纪晚期的黄金时代都已一去不复返了。我们现代生活的偏重理智的文化迫使我们

无论在意志方面还是判断方面,都紧紧抓住一些普泛观点,来应付个别情境,因此,一些普泛的形式 规律 职责

权利和规箴,就成为生活的决定因素和重要准则。但是艺术兴趣和艺术创作通常所更需要的确实一种生气,

在这种生气之中,普片的东西不是作为规则和规箴而存在,而是与心境和情感契合为一体的发生效用,

正如在想象中,普遍的和理性的东西也须和一种具体的感性现象融成一体才行。

因此,我们现时代的一般情况是不利于艺术的(参看马克思在《剩余价值学说史》里关于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

不利于诗和艺术的话)。至于实践的艺术家本身,不仅由于感染了他周围盛行的思考风气,

就是爱对艺术进行思考判断的那种普遍的习惯,而被引入歧途,自己也把更多的抽象思想放入作品里,

而且当代真个精神文化的性质的性质使得他既出在这样偏重理智的世界和生活情境里,

就无法通过意志和决心把自己解脱出来,或者借助于特殊的教育,或是脱离日常生活情境,

去获得另一种生活情境,一种可以弥补损失的孤独。

       从这一切方面看,就它的最高的职能来说,艺术对于我们现代人已是过去的事了。因此,它也已丧失了真正的

的真实和生命,已不复能维持它从前的在现实中的必需和崇高地位,毋宁说,它已转移到我们的观念世界里去了。

现在艺术品在我们心里所激发起来的,除了直接享受以外,还有我们的判断,我们把艺术作品的内容和表现手段

以及二者的适合和不适合都加以思考了。所以艺术的科学在今日比往日更加需要,

往日单是艺术本身就完全可以使人满足。今日艺术却邀请我们对它进行思考,目的不在把它再现出来,

而在用科学的方法去认识它究竟是什么。

       在愿意接受这种邀请的时候,我们就碰到上文已经提到的那种顾虑,就是认为艺术虽或可供一般哲学思考,

但是作为系统科学研究的对象却不适宜。这种歌顾虑首先就包含一个错位观念,

仿佛以为哲学思考可以是非科学的。关于这一点,只消这样简单地说:不管旁人对于哲学和哲学思考怎样看,

我却认为哲学思考是完全不能和科学分开的。因为哲学要按照必然性去研究一个对象,当然不仅是按照主观方面

的必然性或者表面的序列和分类等等,而是要按照对象的内在本质的必然性,去就对象加以阐明和证明。

一般来说,只有这样的阐明才能使一种研究具有科学价值。但是因为对象的客观必然性基本上在于它的逻辑和

形而上学的性质(黑格尔所谓“形而上学的”指“从哲学原理看的”,

与我们现在所了解的“形而上学的”不同。),对艺术所进行的孤立的研究就不免要放松科学的严谨,

因为艺术在它的内容方面和在它的媒介因素方面,都须假定许多先决条件,这就使艺术常落到偶然现象的边缘。

因此只有揭示艺术内容和表现手段的内在本质的发展,才能见出艺术形象构成的必然性(扑倒!我太爱你了!

跟你交流就是爽啊!跟周围学音乐的人讲了半天都讲成祥林嫂了他们都不解!结果你和我一个想法!泪崩T^T)。

(打字好累啊,眼睛受不了了,我去歇会儿。黑格尔,一会儿见~么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0-10 09:07 | 显示全部楼层
哇,在这里晒你的爱情之外,开始晒你的学习了,蓝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0-10 09:07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你阿,我也看得挺带劲,您辛苦啦!喝点茶,休息休息,继续阿.呵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0-10 12:51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流畅的读书笔记{:soso__986544968974135660_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0-10 21:05 | 显示全部楼层
恳谈李 发表于 2012-10-10 09:07
哇,在这里晒你的爱情之外,开始晒你的学习了,蓝蓝?

就是晒晒嘛 晒晒 我自己也有动力一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0-10 21:06 | 显示全部楼层
水云间 发表于 2012-10-10 12:51
好流畅的读书笔记

O(∩_∩)O谢谢称赞 偶吼吼~~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0-10 21:0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Endlessblue 于 2012-10-10 21:14 编辑
温暖灿烂 发表于 2012-10-10 09:07
感谢你阿,我也看得挺带劲,您辛苦啦!喝点茶,休息休息,继续阿.呵呵.


嗯。今天去学校上了一天课,还没来得及搞呢。一会儿马上开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0-10 23:16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有的没的在外面搞了一天,都没时间看书。唉。现在回来了,继续昨天的弄吧。~)



      有人说,美的艺术作品不能作为科学思考的对象,因为它们起源于无规律的幻想和心情,而且以无限错综复杂

的方式,专门对情感与想象发挥它们的作用。这种非难好像也有些道理,

因为艺术美实际上是用一种显然和抽象思考相对立的方式来表现,抽象思考为着要按照它所特有的方式去活动,

对这种艺术美的形式就不得不破坏。这个看法和另一个看法是一致的,就是认为一般实在界,

即自然和心灵的生命,通过理解就会遭到损坏;理解性的思考不但不能使实在界和我们更接近,

反而使它和我们更疏远,所以用思考为手段去理解生命,简直就不能达到目的。关于这种看法,

我们在这里不能详细讨论,只指出一个论点来消除这个困难,这个麻烦。

       人们至少要承认,心灵能观照自己,能具有意识,而且所具有的是一种能思考的意识,能意识到心灵本身,

也能意识到由心灵产生出来的东西。构成心灵的最内在本质的东西正是思考。

在这种意识到自身又意识到自身的产品的能思考的意识里,心灵就是按照它自己的本性在活动,

尽管这些产品总不免有很大的自由性和任意性,只要它们里面真正有心灵存在,情形就是如此。

艺术和艺术作品既然是由心灵产生的,也就具有心灵的性格,经管它们的表现也容纳感性事物的外形,

把心灵渗透到感性事物里去。照这样看法,艺术比外在的无心灵的自然就较接近于心灵和它的思想;

在艺术作品里心灵只是在做它本身的事。艺术作品虽然不是抽象思想和概念,而是概念从它自身出发的发展,

是概念到感性事物的外化(黑格尔所了解的概念虽然是普遍性的东西,但须在个别事物中表现出来,

才有真实性。概念实现于现象,便是概念的“外化”,所以现象或感性事物就是概念的“另一面”或“异体”,

亦即“外化了的东西”,亦即下文的“对立面”。),但是这里面还是显出能思考的心灵的威力,

不仅以它所特有的思考认识它自己,而且从它到情感和感性事物的外化中再认识到自己,即在自己的另一面

(或异体)中再认识到自己,因为它把外化了的东西转化为思想,这就是使这外化了的东西还原到心灵本身。

(阿拉拉拉 这个有点像在讲意识和物质不断的交互作用;只是我好喜欢这个说法呀,“心灵的威力”,

“情感和感性事物的外化”,“还原到心灵本身”~~这些词和用法,都好有人味的!不像我所学的唯物说

那么冷冰冰。“意识”“物质”“交互作用”,这些词都用的太故作客观了!

不知道马克思原著里面是怎么说!我得去看全貌的马克思!)能思考的心灵这样忙于思索它自己的另一面,

并非不忠实于自己,忘去自己或者抛开自己,它也并非那样无能,认识不到和它自己相异的东西,

而是认识到自己,又认识到自己的对立面。因为概念就是普遍性,这种普遍性就含在它自己的特殊事例里,

统摄了它自己和自己的另一面,所以也属于领悟的思考领域,而心灵在对艺术作品进行科学研究时,

其实只是满足自己的最基本的本质的需要。(好绕啊 挠头看不懂!嗯..这大概就是讲...-----

共性<概念>寓于个性<具体的外化>之中,而对这个概念具体外化的“自在”,的“自觉”,

也就是心灵“自在自觉”的本质的需要!----偶也\(^o^)/我太棒了!这样就理解通顺了嘛!

也没神马困难的嘛偶也\(^o^)/。)因为心灵的本质和概念就在思考,所以只有当心灵用思考深入钻研了自己活动的

一切产品,因而把它们第一次真正变成它自己的东西时,它才终于得了满足。但是,我们将来还会看得更清楚,

艺术还远不是心灵的最高形式,只有科学(黑格尔所谓“科学”就是哲学。)才能证实它。

     此外,艺术也不因为它具有无规律的任意性,就不鞥作为哲学研究的对象。因为像上文已经说过的,

艺术的真正职责就在于帮助人认识到心灵的最高旨趣(这一点我存疑,这些目的啊职责啊意义啊,

都是你黑格尔自己加上去的吧?!也许艺术真的在某种环境中有这种形式上的优势,但是那也得看,用你的话说,

外化于这个具体形式的概念到底是什么,在这些概念里面是不是存在有这样的职责啊目的啊意义啊这些;

这些还是得分别对,具体的外化做出察觉之后,才能知道的吧?!且看看你后面怎么说。)。从此可知,

就内容方面说,美的艺术不能在想象的无拘无碍境界飘摇不定,因为这些心灵的旨趣决定了艺术内容的基础,

尽管形式和形状可以千变万化。形式本身也是如此,他们并非完全听命于偶然现象。不是每一个艺术形状

都可以表现和体现这些旨趣,都可以把这些旨趣先吸收进来而后再现出去;一定的内容就决定它的适合的形式。

       根据上述理由,我们在好像多至不可驾驭的艺术作品和形式中,仍然可以按照思考的需要而找到正确的方向。

       我们这样就已说明了美的艺术并非不配作哲学研究的对象,

而且这种哲学研究也并非不能认识到美的艺术的本质。

(今天就到这里吧。我洗洗睡了。明早起来跑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0-11 15:31 | 显示全部楼层
二 美和艺术的科学研究方式



       谈到科学研究的方式,我们就遇到两个相反的方式,每一个方式好像都要排除另一个方式,

都不能让我们得到圆满的结果。

       一方面,我们看到艺术的科学只围绕实际艺术作品的外表进行活动,把它们造成目录,摆在艺术史里,

或是对现存作品提出一些见解或理论,为艺术批评和艺术创作提供一些普泛的观点。

      另一方面,我们看到艺术的科学单就美进行思考,只谈些一般原则而不涉及艺术作品的特质,这样就产生出

一种抽象的美的哲学。



1.经验作为研究的出发点

  

     前一种研究方式是把经验作为出发点。每个人要想成为艺术学者,都必须走这条路。

现在每个人尽管不是专门学物理学,却仍然想要获得一些物理科学的基本知识,一个有文化教养的人也是如此,

他多少需要有一些艺术的知识,想有资格做一个艺术爱好者和鉴赏家的要求是相当普遍的。

      a)如果这种只是真正能够使一个人配称为学者,它就必须是方面很多,范围很广的。

首先的要求就是对范围无限的古今艺术作品有足够的认识,这些作品有些实际上已经丧亡了,有些是属于外国

或地球上辽远角落的,因而是我们无法亲眼看到的。还不仅此,每种艺术作品都属于它的时代和它的名族,

各有特殊环境,依存于特殊的历史的和其他的观念和目的,因此,艺术方面的博学所需要的不仅是渊博的

历史知识,而且是很专门的只是,因为艺术作品的个性是与特殊情境关系着的,要有专门知识才能了解它,

阐明它。最后,艺术方面的博学不仅需要有很好的记忆力,像其他每门学问一样,而且还需要有锐敏的想象力,

才能紧紧掌握住艺术形象的一切特色,尤其重要的是:才能拿它和其他艺术作品比较。

     b)在这种主要是历史的研究里,会出现不同的观点,在研究艺术作品时,为着要根据它们来下判断,

就不能忽视这些观点。像在其他从经验出发的科学里一样,这些观点经过挑选和汇集之后,就形成一些一般性的

标准和法则,经过进一步的更侧重形式的概括化,就形成各门艺术的理论。这种文献无须再这里详述,

只消极慨括地提到一些著作。例如亚里士多德的《诗学》,其中关于悲剧的理论在现在还是可以引起兴趣的,

在古人之中,贺拉斯的《诗学》和朗吉努斯的《论崇高》更可以概括地说明这种理论工作室如何进行的。

这些著作中所作出的一些一般性的公式是作为门径和规则,来指导艺术创作的,

特别是在诗和艺术到了衰颓的时代,它们就被人们奉为准绳。但是这些艺术医生的处方对于艺术所收的治疗功效

还不如一般医生所开的。

       关于这些理论,我只消这样说:在细节方面它们虽然含有很多有教益的东西,

但是它们的根据却是一个很狭小范围的艺术作品,这些作品尽管是最好的,在艺术领域中却只是一小部分。

此外,这些公式之中有一部分只是很琐屑的感想,由于一般化,不能解决个别具体问题,

而解决具体问题却是真正要做的事。例如上文所已提到的贺拉斯的书简就充满着这样的公式,因此,

它成为人人必读的书,但是也正因此而包含许多不重的东西,例如:

                               得到普遍赞赏的是融会实益和乐趣的人,

                                他叫读者同时得到快感和教训。

这就像“安居乐业,老实过活”之类的格言(哈哈 我笑了。我想到了赵晓生。特别是他那本《钢琴演奏之道》,

居然被国内业界捧为圣经一般的存在,我简直恨得牙痒痒。这些个经验之谈,

一般化的理论居然在业界被当成权威的学术!真是恶心死我了,我恶心够了!),

看作一般化的话,倒是很正确的,可是没有指出具体的方法,

而具体的方法才是行动的根据。(讲到我心窝子里去了,指出对应行动的具体的方法,就是我要做的事情!)

      另一种艺术论著用意并不是在帮助产生真正的艺术作品,而在用这些理论来培养对艺术作品的判断力,

特别是培养鉴赏力,例如荷姆的《批评要素》,巴托的论著以及冉拇勒的《美的艺术引论》,

在当时都因为这个缘故而为许多人所传诵。这里,所谓“鉴赏力”要注意的事就是安排 处理 分寸 润色之类

有关艺术作品外表的东西。(我休息一下。泡杯咖啡。去练琴。一会儿回来啊拉拉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0-11 20:49 | 显示全部楼层
(搞起!)

在鉴赏力原则之外,又加上一些当时流行的心理学的观点,即关于心灵的功能和活动,各种情绪及其可能的强度,

承续次第等等的经验性的观察。但是一般情形总是这样:每个人都按照他的见解和胸襟的深度和宽度,

去了解人物 行动和事件,上述鉴赏力的培养既然只关艺术的外表和不重要的方面,

而且所定的规则又只根据狭小范围的作品和狭隘的思想和情感的教养,它的影响范围也就很小,

不能深入了解艺术的内在的与真实的方面,不能使了解这些方面的眼光更加锐敏。

       像一切其他非哲学性的科学一样,上述理论都是按照普泛方式来建立的。

他们所研究的内容是从现成的流行观念吸收来的。于是进一步就要追问这些观念的性质,

就有必要把他们弄得更加明确,替它们下一些定义。但是要这样做,我们就处在一种不稳实的争辩多端的境地。

乍看起来,美好像是一个很简单的观念。但是不久我们就会发现:美可以有许多方面,这个人抓住的是这一方面,

那个人抓住的是那一方面;纵然都是从一个观点去看,究竟哪一方面是本质的,也还是一个引起争论的问题。

       要解决这些问题,有人认为要把各种关于美的定义都加以介绍和批评,才算达到科学的完备。

我们在这里既不想追求历史的完备,把许多微妙的定义都加以研究,也不想去满足历史的兴趣,

只想就最近的一些较有意义的看法之中略举数例,这些看法对于美的理念究竟是什么这个问题的答案是

较近于真理的。抱着这样的目的,我们首先应提到歌德的美的定义。迈约在他的《希腊造型艺术史》里

曾采用了这个定义,同时也介绍了希尔特的看法,不过没有提到希尔特的名字。

        希尔特是现代一位最大的艺术鉴赏家,他在《论艺术美》一文里,在讨论了各种艺术的美之后,

作总结说,正确地评判艺术美和培养艺术鉴赏力的基础就在于特性(典型的)的概念。他替美下的定义是:

美就是‘完善’,可以作为,或是实在作为眼 耳或想象力的一个对象。”

再进一步他又替“完善”下了这样的定义:

“就是符合目的,符合自然或艺术在按照一个事物的种类去造成那个事物时所悬的目的。”

因此,要下美的判断,我们必须把一切注意力都投到组成本质的那些个别标志上去。因为正是这些标志

组成那个别事物的特性。所以他把作为艺术原则的特性了解为“形式 运动 姿势 仪容 表现 地方色彩 光和影,

浓淡对照,以及体态所由分辩的那种确定的个性,这种分辩当然要按照所选事物的具体条件。”比起其他定义,

这个定义是比较切实的。如果我们追问这种特性究竟是什么,我们就会看到它首先包含一种内容,

例如某种感情 境界 事件 行动 个别人物;其次它包含表现内容的那种方式。“特性”这个艺术原则所涉及的

正是这种表现的方式,因为它要求表现方式中一切个别因素都要有助于明确地显出内容,

成为这表现中的一个组成部分。所以希尔特对于特性所下的抽象的定义所指的就是:

艺术形象中个别细节把所要表现的内容突出地表现出来的那种妥帖性。如果把这个意思加以通俗的说明,

我们可以把它所包含的界定说成这样:姑举戏剧为例,组成内容的是动作(或情节),戏剧要表出这种动作是

如何发生的。人们又各色各样的举动,交谈 吃饭 睡觉 穿衣 说这话 说那话,诸如此类等等。

但是在这些举动之中,凡是和作为剧本真正内容的那个动作没有直接关系的,就应该一律抛开不要,

这样才能是剧中一切对于那个动作都有意义。就连某一顷刻的场面也可以包括外在世界的错综复杂中的许多环境

人物 情境和事件。但是他们在这一顷刻中与剧中动作毫无关系,就不能有助于显示这动作的特性。

根据上文特性的定义,只有适合于照实表现恰恰某一确定内容的东西才应该纳入艺术作品,

不应该有什么显得是无用的或是多余的。

      这个定义是很重要的,而且从某一个观点看,它是有道理的。迈约在上述著作中却以为希尔特的这种看法

已完全消逝了,并且以为它的消逝对艺术好处,因为这种看法很可能导致漫画作风。

迈约的这种批评包括一种谬见,仿佛以为替美下这样的定义就可以导致什么。

其实艺术哲学没有任务要替艺术家开方剂,而是要阐明美一般来说究竟是什么,它如何体现在实际艺术作品里,

却没有意思要定出方剂式的规则。关于这种批评,不错,希尔特的定义确实包括漫画作风在内,因为漫画作风也

可以使具有特性的;但是另一方面我们必须这样反驳这种批评;在漫画里所写的特性是被夸张了的,

简直可以说是特性的泛滥。但是这种泛滥却不是为着表现特性所正当要求的,它成了一种累赘的重复,

使特性本身受到歪曲。还有一层,漫画作风所表现的是丑的特性,丑总是一种歪曲。就它本身来说,

丑更与内容有关,所以我们可以说,特性原则也要包括丑和丑的表现作为它的基本属性的一部分。

关于在艺术作品中什么才应该受到特性化,什么不应该,这就是说,关于美的内容,希尔特的定义却

没有明确地解释,他在这方面只提出一种形式的定义,里面也有些真理,不过是用抽象的方式表达出来的。

         还有一个问题,迈约既然反对希尔特的艺术原则,他自己拿什么来代替它呢?他所谈的首先只是古代艺术

的原则,这里面当然要包含美这一个要素。他趁便提到了孟斯和文克尔曼两人关于“理想”的定义,

并且说他对于这个美的原则既不否定,也不能完全接受,但是他毫不迟疑地赞成一位有教养的艺术大师(歌德)

的看法,因为它是很明确,而且好像能更精确地解决问题。歌德说,“古人的最高原则是意蕴,而成功的艺术

处理的最高成就就是美。(“意蕴”的原文是das Bedeutende,意思是“有所指”或“含有用意”的东西,

近于汉语“言之有物”的“物”,因译“意蕴”。黑格尔在本书中通常把它叫做Gehalt“内容”)”

(心情不好 勉强自己打字到这里 我不想动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0-12 09:3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些汉字都认识,只是不明白放在一起是什么意思。头大,还是要支持一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0-12 14:40 | 显示全部楼层
美丽人鱼 发表于 2012-10-12 09:32
这些汉字都认识,只是不明白放在一起是什么意思。头大,还是要支持一下。

你还是那么喜欢说俏皮话呀人鱼。好久不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0-12 18:27 | 显示全部楼层
Endlessblue 发表于 2012-10-12 14:40
你还是那么喜欢说俏皮话呀人鱼。好久不见~

蓝,我明明是在说实话。好久不见,学究气还那么浓,看着你的背影,只能仰慕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0-12 18:48 | 显示全部楼层
美丽人鱼 发表于 2012-10-12 18:27
蓝,我明明是在说实话。好久不见,学究气还那么浓,看着你的背影,只能仰慕啊!

学究气...哎呀。看这些书和我以后要在钢琴演奏或者艺术创作中植入 构建专门的理论的,这个理想有关;

你是望文生畏了,其实真有兴趣的话,理解也不难的。毕竟是大家写的东西,思维脉络都很清晰的;不难理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0-12 21:55 | 显示全部楼层
Endlessblue 发表于 2012-10-12 18:48
学究气...哎呀。看这些书和我以后要在钢琴演奏或者艺术创作中植入 构建专门的理论的,这个理想有关;

...

噢!你在研究艺术和美的关系啊!我对如何在梦中就能够把那些迅速装进我的脑子比较感兴趣,有没有好办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0-12 22:1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Endlessblue 于 2012-10-12 22:18 编辑
美丽人鱼 发表于 2012-10-12 21:55
噢!你在研究艺术和美的关系啊!我对如何在梦中就能够把那些迅速装进我的脑子比较感兴趣,有没有好办法?


看嘛。你压根就没看.........人黑格尔开头就说了,美的研究(美学),

就是拨开了自然美的针对艺术美的研究(种种原因已陈述)。我要做的事情,是用已经相当成熟的美学方法,

来建立更专业具体的理论,来指导研究钢琴演奏甚至是作曲。我要建一个渠,把活水引入我的专业领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0-12 22:19 | 显示全部楼层
美丽人鱼 发表于 2012-10-12 21:55
噢!你在研究艺术和美的关系啊!我对如何在梦中就能够把那些迅速装进我的脑子比较感兴趣,有没有好办法?

再做一个梦呗。梦中梦哈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联系我们|免责声明|关于我们|招贤纳士|客户见证|广告投放|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2 心网.心理咨询网(xlzx.com) ( 粤ICP-05005750号 ).
咨询预约:400-080-1200|心网总部:0755-88828310|电子邮箱:webmaster@xlzx.com|深圳市心网信息咨询有限公司查看地址
给每一颗漂泊的心以停驻,给每一个陌生或者熟悉的人以温暖和放松,给你感动,给你一份值得珍藏的美好回忆,让我们彼此相依相伴,一起踏上漫漫人生路。
心网.十一年  第一家综合型心理学服务平台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