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514|回复: 1

[宗教哲学] 人道中的六道景象,阿修罗是什么鬼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3-30 08: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x
本帖最后由 诸行无常 于 2017-3-31 10:38 编辑

人道中的六道景象,阿修罗是什么鬼

  人道众生基本上只能看到很少数的畜生道众生,不了解其他道众生的生存状态。很多年前看到过益西彭措堪布的一段开示,用人道众生的各种生活状态比喻六道众生状态,原文是简短的一段话,完全忘了。我根据自己的认识作个比方:

  一、天道
  游山玩水,歌舞欢乐,自由自在,无忧无虑,可比作欲界天的生活状态。
  不乐欲界粗重的感官享受,不喜外在的喧闹,沉浸于做学问,少私寡欲,精思入神,乐得精神上的愉悦与满足。可比作色界或无色界天众的状态。
  也有人热心慈善、奉行十善,真正在行持欲界天的善业。喜欢禅定的,心细入微,对于欲界的精神享受与满足,仍然觉得是粗重的烦恼,心生厌离,因而舍弃那些粗大的扰乱,抱朴守一,好乐禅悦。心意调柔,慈悲喜舍,对一切众生视如己出,爱悯如子,相当于色界梵天状态。忘身、忘世、忘我,体性清净,崇尚虚无自然之道,相当于无色界天众状态。

  二、人道
  眷顾家庭,上慈下孝,敦伦尽分,闲邪存诚,是人道常情。

  三、阿修罗道
  职场上、商场上、情场上或任何场上,爱与人竞争、崇尚竞争,哪怕做公益、做慈善、经营家庭都要跟人比,争斗心盛,以此为乐。所谓的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哪怕玩,相比之下,更膜拜经营让别人玩。比如不很贪美食,但喜欢做出美食让别人都来吃;又如不演戏、不入戏,但喜欢当导演、编剧或经营电影公司。本来也只算是一种玩法,或可比作较高层欲界天的玩乐,但是他想要的是扩大自己的影响力、让别人听他指挥,更有乐趣。不屑于庸庸碌碌,要做大、做强,以为高尚追求,为之奋斗,爱攀缘、互比较,好名、善妒、争胜,相当于阿修罗道的状态。

  四、畜生道
  意识昏昧,智力未开,只知道吃喝拉撒,全凭本能和习气行事,是畜生模样。比较起来,有的人道众生,精神层次低下,以物欲为满足,好财、好色、好食、好睡,只求日子过得舒适,别无他求,等同畜生档次。

  五、饿鬼道
  饥饿、贫穷,非洲难民的状况,相当于饿鬼道。就心态而言,对财、色、名、食、睡等,欲求不满,心无餍足,或是对家庭的眷念,过于牵挂,那种贪恋和执着,佛教里叫饿鬼爱,都是饿鬼的心理状态。

  六、地狱道
  战争、暴力,打架、吵架,勾心斗角,嗔恚怨恼,是地狱景象。

  古人追求天道、人道的精神,今人则崇尚阿修罗道并趋向三恶道的状态。

  无论哪一道,都是无常、脆弱、动荡、不安。就人的一天、一年、一生的生活去看,都在变化。白天上班忙算计,晚上回家舒服安心;上午逛风景名胜心情好,下午挨宰心情差。经历种种生活状态,没有一样是可靠的。这可以看作人道生存状态中的六道轮回景象。

  人们的生活无非这些,可以对照检查。

  ※ 阿修罗是什么鬼

  六道众生相,阿修罗在我印象中有点陌生。但是我在轮回中也曾做过阿修罗,其实应该是很近的,又怎么会陌生呢?可能因为阿修罗的状态是我心里最不喜、遇见就摒弃的,时间久了,有些东西没认识清楚,造成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所以现在凑上去,打量一番。别处能找到的资料这里不重复,我只说说自己的理解。

  在我的认识中,近于天道的阿修罗和大福报的鬼差不多,但是稍微高级点。鬼性千奇百怪,模样也千奇百怪。阿修罗的性子(烦恼)相对比较单一,模样也相对比较统一。

  从心理分析,阿修罗好斗、善妒、崇尚竞争,与内心的焦虑、浮躁、自卑、不安全感有关。认为不竞争就是怕竞争,不上前竞争就是孬种,为了怕被人说成孬种,为了证明自己不是孬种,以至崇尚竞争成了整个的生存环境。我们今天有句话叫“不疯魔,不成活”。在这种环境之下,不争就活不下去,这是阿修罗众的业力使然。他需要从外在环境的攀比、争竞中,去获得一种自我肯定,认为是实现自我价值的途径。这是出于人的贱性。
  想到一个现象,战争中、部队里,黑帮、地痞流氓当中,喜欢爆粗口,当成自己心理承受能力强、心理素质高、有见地、与众不同的表现。由于这种粗俗的宣泄可以暂时缓解内心的紧张、冲突与焦虑,他通过这种方式感觉仿佛容纳了内心的紧张、冲突与焦虑,于是以为他的自我还是很强大的,这是一种病态的错觉;同时为了获得更多的内心支持和自我肯定,他不仅自己这样做,还要拉别人入伙跟他一起接受这种病态,谁不接受这种东西,谁就是不上道。以前我举过日本武士道的例子,与此同类。这种鬼祟、狂妄、暴虐的心态,让人感到鬼道、地狱道的影子。
  曾看过一篇讲周恩来的为人处世的文章。周恩来,可能算是人道中的义修罗吧。(这是在普通凡夫层面的一个比方。真要算起来,像葛洪、孙思邈这类人,更接近修罗,才算得上是人道中的义修罗。)那篇文章是一位跟随他多年的随从还是秘书写的,说他只听周总理骂过一句“他妈的”,就事而说,不是对哪个人说,仅此一句,此外从来没有听周总理讲过粗口,这是修养的功夫。因为那种心态低劣、下流,不仅不是必需的,而且是需要祛除的。不知道下流却当成“个性”肯定下来,则没治了,他就只能局限在这种病态之中了。
  联想到电影里的黑帮争斗、街头斗殴,烘托的气氛仿佛有多高端,实质不过是烦恼炽盛,心理扭曲,互相厮打,惨不忍睹。可他们就吃这一套,他们有他们的规则,别的听不进。这是被他们自己不净的沉重业力障碍住了,实在很低级、很愚昧。可它们自己由于摆脱不了这种状态,赖此存活,却会把这种东西修饰一番,当成高档货,由此在心理上给自己一个肯定、一个继续这样存活下去的理由。粗俗狂妄,自以为是,好胜好斗,崇尚竞争,阿修罗的状态,与此同理。

  阿修罗会把有些东西自比为菩萨金刚怒目。然而菩萨心是菩萨心,阿修罗只是阿修罗,两者截然不同,更何况一堆明显的垃圾。能混成一团的,要不太无知,要不出于本身的扭曲和病态心理。
  我想到欲界天魔的乐趣就是搞这类东西。那种家伙心理变态,自己搞出的问题,仿佛模棱两可,仿佛说对了什么,实则从头到尾、从里到外都是错误。如果你说他不对,他会装作无辜地说是你不行,我不是这个坏的、错误的意思,而是那个好的、正确的意思,是你自己有问题才会缠上去,你接受不了是你的问题,然后假装去开导、咨询别人。如果你继续指出什么这个意思那个意思,根本都是错误,他接着在那唠叨是你不行,我不是你说的那个意思,是你自己有问题才会缠上去,你接受不了是你的问题,然后接着去开导、咨询别人。很无耻,也很恶心。
  如果旁人看到,稀里糊涂地学魔一样唠叨,或者和魔一样去做开导、咨询,是着了魔的道。倘若是不了解或单纯出于无知,也许问题不大,改正即可;倘若假装不知道、不要紧,不去改正,那就是一个套路,愚弄自己的把戏,从这个地方扩大开来,任其发展下去,则成为魔的眷属。而魔会因此欢喜,他以为他能让别人恶心,能让旁人稀里糊涂中他的招成为他的眷属,他以此为乐。很可悲,也很可悯。
  在魔的心态,不管别人认为无耻恶心也好,可悲可悯也好,他都是始终保持他的姿态,此外也没别的套路了;并且他觉得能让世人幻化出这种游戏是他的本事,他以为他能包容这些是他大气的表现,这种心态本身就是着魔。这种心和慈悲心、菩提心截然不同,能混成一团,要不太无知,要不出于本身的扭曲和病态心理。
  魔的这种东西具有迷惑性、诱惑性。解决很简单,看透它,它就没有力量了,就跳出了这种病态心理的陷阱。相比其他修行路上的深的魔障,这是很低级的把戏。

  天人要与阿修罗战斗,得先去“粗恶苑”,生起粗暴之心,才好战斗。这是否说明这种粗恶的东西有它正面的存在价值、应该被肯定下来?当然不是,肯定下来则是掉进了那个病态的心理怪圈,此恶心必感生恶果,恶果又生恶心,又变成粗恶苑,成了死循环;这只说明这些天人还有这种不净业力牵累,身不由己,只能怀着惭愧心、慈悲心去做,才有出路。如老子所说:“夫兵者,不祥之器。……战胜,以丧礼处之。”
  阿修罗与天人战斗,只能到欲界第二重天的忉利天,还有的阿修罗王能与色界初禅天的梵王争斗。再往上就没有战争了,级别相差太大。相比之下,阿修罗的蹦达,小丑都不是。所以说阿修罗狂妄粗俗、好勇斗狠,自以为有气概,是被自己的小器困住了。跳出去看,那点玩意什么都不是,仅仅是需要治疗的心理疾病。改正这一点,才能进一步。

  阿修罗的地界长着如意树,果实却结在天界的地方。我琢磨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观察人间世,有人做事情、发表言论,虽有利于人,他自己心里却夹杂不善。比如学佛人做佛教事业,发表佛学文章,心里却好与人比较,夹杂了攀比、炫耀、嫉妒、争竞之心。他讲的道理大致没错,是天道、人道和出世之道,做的事情本来是好的,相当于如意树从他的地界长出来;可他发心不正,自己并未做到所说的那些道理,哪怕是讲清净无为、讲不要争斗,在讲这话的背后仍然夹杂着一贯的攀比、炫耀、嫉妒、争竞等不清净的动机,而旁人心地清净,听他言论,真正得到受用,相当于如意树的果实被天人摘取,自己得不到。大概类似这种情况吧,我想。

  阿修罗这个名字是无端正的意思。佛经里说,男阿修罗相貌丑陋,女阿修罗美貌非凡。我的猜测:说男阿修罗丑陋要看跟谁比,和天人比,心不端正,相貌丑陋,但比之人道众生则未必丑,奇形怪状的阿修罗除外,与人道模样接近的阿修罗,可能有的威武八叉,有的俊美妖异,等等之流,以某些人的欣赏眼光,可能样子超帅的,但是走的偏门,不是中正之道;女阿修罗的美貌透出一股艳丽,引人骚动,与天女清净庄严的美丽不同。

  人道中的阿修罗,有恶修罗,有义修罗。恶修罗不说了。义修罗,知见(执见)很重,他要牢牢抱住他的那个观念、意识形态不放。在他的那种意识形态(执见)下,条条框框,分别计较心很重,好胜、好斗,如果再加上他有势力、有能力,造的业比普通人大。如果造善业,由于执见重,怀着计较(贪嗔喜厌嫉妒争竞等)的心,虽作善,业中有不善,将来的果报,假如升天,则成天修罗,有福无德,一生报尽,后世很容易堕入恶趣;如果造恶业,多是嗔恨与杀伐之事,则是地狱果报。
  总的说来,人道中的阿修罗,相比普通人,阿修罗能主事,能力强,却比普通人更容易堕落;并且义修罗在不明因果的人眼里属善,却知见重、我慢盛,其心刚强难调,不听佛法教化。

  所以佛教讲六道:天、人、阿修罗、畜生、饿鬼、地狱。虽然阿修罗福报大、能力强、有大神通,却排在人道之后。南传把阿修罗道归为恶道,北传把阿修罗道归为善道。但在《中阴闻教得度》里,莲花生大士教诫,不能利用中阴解脱,不得不再入轮回时,天道、人道可以去,阿修罗道和畜生、饿鬼、地狱道不能去。

==================================
这个有关阿修罗的观点我一直有,但一直没去细想。去年看到《佛教徒说什么鬼》漫画,其中有几期讲六道众生相,令我想到一些事情,才写下来。原先发在朋友圈。后来听一场报告会,主讲人是一名记者兼摄影师,对军队、战斗里的一些粗鄙下流的东西,流露出一种欣赏、佩服的心态。我感到这确是人们一个普遍误区,所以放上来吧。




有关日本人的国民性

先附一篇网文:

  日本是人类历史上唯一遭受过核打击的国家。在今天看来,这口气日本始终没有咽下去,尤其是对其发动的那场让几千万中国人丧失生命的侵略战争没有反省,更没有负罪感,甚至声称人类社会对“侵略”二字还没有定义,“慰安妇是必要的”。难怪世界上的一些伟大人物对日本人的看法很糟糕。
  《康熙朝起居注》中:康熙帝多次评论日本人,他说:“倭子国,最是反复无常之国。其人,甚卑贱,不知世上有恩谊,只一味慑于武威……故尔,不得对其有稍许好颜色。”
  美国前总统罗斯福说过:“日本人是有史以来我见过的最卑鄙、最无耻的民族。言而无信,狡诈。”
  法国总统戴高乐评价日本:“日本,这是一个阴险与狡诈的残忍民族,这个民族非常势利,其疯狂嗜血程度类似于欧洲中世纪的吸血鬼德库拉,你一旦被他看到弱点,喉管立即会被它咬破,毫无生还可能。”
  法国思想家孟德斯鸠评价日本人:“日本人的性格是非常变态的。在欧洲人看来,日本是一个血腥变态嗜杀成性的民族。日本人顽固不化、任性作为、刚愎自用、愚昧无知,对上级奴颜卑膝,对下级凶狠残暴。日本人动不动就杀人,动不动就自杀。不把自己的生命放在心上,更不把别人的生命放在心上。所以,日本充满了混乱和仇杀。”
  俄国人有句谚语:镜子不擦不明,日本人不打不行。
  当然,这些伟大人物对于日本人的评价,并不能证明日本人天生就那么坏,更不能证明所有日本人都那么坏。然而,现在的日本政治人物的那些无耻的言论,又不能不让人相信这些伟大人物对日本民族的评论。当然,在此列出伟大人物对日本人的评价,并非是要激化民族仇恨,而是要让日本人清醒起来。否则,日本再次祸害自己和人类是迟早的事情。
  请所有日本人都看看《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好自为之吧,日本人!
  日本人性格中有一个重要的特点:那就是认为尊崇强者,欺凌弱者是天经地义的,这一点与其说是深入了日本人的血液,不如说是已经刻在了每个日本人的基因里。日本人的一举一动,无不体现了这个特点。和这一特点相配合的,就是日本人的“卑怯”,说得好听点儿就是胆小。
  在日本的电视节目中,曾有一个日本人介绍过在学校里不被虐待的窍门。他的作法很简单,道具只是一个硬卡片。具体作法是把这个硬卡片折成锯齿形,握在手里,在和对手面对面时,双手相握,轻轻揉动,这样,手里的硬卡片就会发出和工夫高手准备发力时手关节发出的“喀啦”声极象的声音,如此就吓退了对手。据说,他就是用这种方法保证自己的学生生涯中不受欺负的!
  与了解对手实力前的“卑怯”相比,是在了解之后的“狠毒”,不仅有肉体的虐待,如直接动手殴打,在对方的鞋里和书包里放图钉,趁人上厕所时把门关死,再提一桶水浇他个透心凉等等。还有心理的虐待,如就当你不存在,和谁说话都被置之不理,当几个人凑在一起说话,而你也想加入时,那些人立刻作鸟兽散,还有就是联手说你的风凉话,偷偷把你的课本撕个粉碎。真是花样百出,无所不用其极。
  补充一点,虐待一个人时,一般是集团行动,这也正是由日本人的“卑怯”造成的。对于旁观者,如果你不加入虐待者的集团一起虐待他人,你就有可能成为被虐待者,所以,在日本学校的虐待事件中,尤其是致人自杀的事件中,虐待集团的规模往往十分庞大。


本人之乱谈:

  日本是个比较变态的、心理扭曲的国度。日本文化崇尚的武士道、忍者精神,不过是野蛮的丛林禽兽法则。它仿佛想说自己看轻生死,不惧生死,实则完全看不清,内心空虚,执见极重,骨子里很自卑,视生命(包括他自己)如草芥;也正由于内心的空虚以及骨髓里流淌着的卑贱,才会如此执着,以期表现得有多高大上,好像这样就能从中建立自我、给自己一个肯定似的。当他认为自己行、比别人强、能够压制别人的时候,则是一副高高在上的鸟样;当他感到别人比自己强、被别人压制的时候,则是一副卑躬屈膝的奴相。日本人表现出的礼貌、恭敬只对有能力者,对于揍不了他以及不揍他的人,即使他很无耻,也可以很礼貌地无耻,这与儒学的礼不搭架;对于某方面出错而暴露出弱点的人,理所当然地表现出骄慢和鄙夷,毫无平等理念和慈悲心,而骄慢的背后正是自卑;可轮到他自己错了暴露出弱点时,他权衡一下觉得别人压制不了他,则是一副死不认错的无赖嘴脸——当然小事也许会认错改错,这样可以满足一下他的自我,对于触及核心伤筋动骨的错误,真正关系到自身面子和自尊的问题,绝对不敢面对和正视他自己,他之前拿来标榜的“武士道”精神不知道跑哪儿去了,这是他骨子里的软弱而表现出的两面性。这就是日本的“文化”,像是中毒的血液流遍日本全身,害人害己。
  他们认为“强”了就有资格摆,不管对错,错的也要说成对的;“弱”了就乖乖低头忍着让人摆,然后默默“忍”着争取强大达到具有可以摆别人的资格的程度。仿佛不在乎面子、不在乎高下,一副难忍能忍、清高不俗的样子,其实最要面子、最无知、最下贱。因为他人生存在的意义、所有的努力追求、生活的乐趣,就为了盖过别人、填补自卑,就在那些外在的高低大小的计较上。这就是他的人生观、价值观。
  这种“文化”映射出的形象,像是一条惨绿的毒蛇,卑贱地爬行在地上,对人有极强的攻击性;或是一坨不堪入目的大便,散发出刺鼻的臭气。整个让人恶心。
  百度百科:“武士道相传也讲究义、忍、勇、礼、诚、名誉、忠义等德目,但实际上是残酷无情,惨不忍睹。”
  搜狗百科:“武士道精神最初倡导忠诚、信义、廉耻、尚武、名誉,但作为封建幕府时代政治的产物,吸收儒教和佛教某些表面的东西不是它的真谛,儒教和佛教思想中不能满足武士道的都被日本民族固有的神道教充分提供。武士道精神在人格上容易导致极端的两重性:自狂而又自卑,信佛而又嗜杀,注重礼仪而又野蛮残暴,追求科学而又坚持迷信,欺压弱者而又顺从强者。”
  就算还有没变态的武士道(不知道有没有),总在根上就有偏狭,以一种世故的封闭在生与死之间的视野观待人生,痴迷于一点悲情情结,执见很深,着相极重,哪里有什么高明的道道。
  有篇“镜子不擦不明,日本人不打不行”,收录几段名人对日本的评价,来源真假不知道,但日本给我的印象最主要就是这样。如果说性格扭曲、极端,是他心智欠缺、看不开人生造成的,只是他自己的事;可动不动就杀人或教人自杀(这是他用来刷存在感的方式),这种所谓武士道已经可以归为邪教了。

=============================================
以上原本是对身边的人的疑问,说日本和尚可以结婚之类,我作了些回复,其中讲到日本人的国民性。它和阿修罗、魔的某些特性是相通的,和我说过的信佛人群的某些心理问题也是相通的。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17-7-4 15:04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联系我们|免责声明|关于我们|招贤纳士|客户见证|广告投放|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2 中国心理咨询网(xlzx.com) ( 粤ICP-05005750号 ).
咨询预约:400-080-1200|心网总部:0755-88828310|电子邮箱:webmaster@xlzx.com|深圳市心网信息咨询有限公司查看地址
给每一颗漂泊的心以停驻,给每一个陌生或者熟悉的人以温暖和放松,给你感动,给你一份值得珍藏的美好回忆,让我们彼此相依相伴,一起踏上漫漫人生路。
心网.十一年  第一家综合型心理学服务平台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