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63|回复: 3

『存在心理治疗』第二章 生命、死亡、焦虑3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14 10: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x
『存在心理治疗』第二章 生命、死亡、焦虑3
死亡焦虑的实证研究

过去三十年来,一直有微弱的力量进行死亡的社会科学研究。几乎每一个关于死亡的研究论文,都是始于感人的号召而进行研究,却都因为缺乏仔细的调查而受到或惋惜或愤怒的反对,在回顾这些文献之后,我不得不回应以相同的抱怨。而关于死亡的推测性或印象式著作,与讲究方法学的研究,两者之间的悬殊差别也相当显著。举例来说,到一九七年为止,关于死亡的参考文献有超过两千六百本书和论文,可是实证研究却不到其中的百分之二,直接与存在理论和治疗有关的更是凤毛麟角。

只要与我现在所讨论的主题有一点点相关的研究,都是企图调查如下的主题:死亡焦虑的发生率;死亡焦虑的程度与各种变量的相关性研究,这些变量包括人口统计学的变数(年龄、性别、婚姻状态、职业、宗教信仰、教育程度等等)、人格因素(MMPI里的因素、一般的焦虑或忧郁程度),以及生命经验的变量(早期失亲、长期住在收容机构);还有死亡焦虑与精神病理学或其他心理经验(特别是幻想、梦和梦魇)的相关性。

到目前为止还算好,可是凯森邦和艾森伯格(Ruth Aisenberg)却在他们深思熟虑的回顾评论中指出,除了少数例外,这些研究若不是视野极度局限,就是有严重的方法学瑕疵。许多研究以不精确的方式调査死亡,例如,对于一个人对自身死亡的恐惧,对他人死亡的恐惧、或是担心自身死亡对他人的影响,并没有区分其中的差异。

不过,还有更严重的问题,就是大部分研究只测量意识对死亡的态度,或意识表现出的焦虑。更进一步细看这个问题,就会发现这些研究使用的工具都是仓促建构、“私下制造”的量表(除了少数例外),并没有建立可靠的信度和效度。

有一项关于职业的研究非常有趣,分别用意识的死亡焦虑量表和“独裁主义”的量表(CaliforniaPersonality Inventoiy F scale)来研究医学生,结果发现死亡焦虑和独裁主义成负相关;也就是说,越支持独裁主义的人,越没有死亡焦虑,反之亦然。此外,选择精神科的医学生比选择外科的医学生有较多的死亡焦虑(也较不独裁主义)。也许外科医师对死亡焦虑有较佳的防卫,而精神科医师比较了解死亡焦虑。(也可能年轻的精神科医师是因为有不容置疑的死亡焦虑,所以选择精神卫生领域来寻求个人的解脱。)

有好几项研究报告指出宗教信仰虔诚的人较没有死亡焦虑。失去双亲之一的学生有较高的死亡焦虑。大部分研究显示不同年龄并没有明显差别,不过在关心死亡与接近死亡之间有正相关。一项针对一千名大学生最常见的恐惧研究,显示与死亡相关的恐惧在这个族群中是非常重要的。

好几项研究显示女性比男性更意识到死亡焦虑,但这些研究并没有尝试就此结果做出解释①【①一项人数达八百二十五人的大型研究结果,认为并没有男女差异,可是仔细检视数据,却显示女性较不愿回答问卷中令人不安的题目,例如有一个题目是“你会不会生动地想象自己垂死或死去的情形”,只有百分之七十八的女性回答这个题目,而男性回答这个题目的比例却高达百分之九十八。】

就意识的死亡焦虑而论,虽然有趣,可是对人格结构和精神病理的认识尙嫌不足。动力心理学的基石正是意识之外的强烈焦虑,是受到潜抑和“加工”的焦虑。处理焦虑来源的主要步骤,就是把情感和对象分离开来,所以人在想到死亡时,只会有中等程度的不安,而在经验到置换的焦虑时,并不知道焦虑的真正来源。稍后会讨论到几个研究,对意识和潜意识死亡焦虑的区别非常敏感,并试图检视潜意识层面的死亡恐惧。它使用的工具包括主题统觉测验、罗夏墨迹测验、梦的分析、字词联想测验、句子完成测验、速读投射和肤电反应。
 楼主| 发表于 2018-3-14 12:01 | 显示全部楼层
死亡焦虑与精神病理学
意识的死亡焦虑:少数零星的报告试图把意识的死亡焦虑连结到精神病理学,在志愿接受调查的学生中,死亡焦虑和精神官能特征(艾森克〔Eysenck〕的精神官能特征量表)之间有正相关。因为较轻的罪行而被监禁的囚犯(并没有列出其罪行的细节),和一般人的对照组比起来,明显有较高的死亡焦虑、关心死亡,对葬礼和疾病的恐惧也较大,也更常觉察到关于死亡的被压抑想法。意识的死亡焦虑在年老的精神病患中,与MMPI忧郁量表有正相关;事实上,这个相关非常强烈,以致于研究者认为老年人的死亡焦虑提高时,可能是忧郁症的一部分。同一项研究还显示死亡焦虑和身体症状(根据康乃尔医学索引)之间并没有相关。体化症有可能是出于对死亡焦虑的反应,好像污水槽的作用一样。

虽然许多研究显示一般老年人并没有明显的死亡焦虑,可是心理较不成熟或有精神异常的老年人,却有高度死亡焦虑的迹象。青少年比其他年龄层的人表现出较高的死亡焦虑;而且我们再度发现有精神病理迹象的人(在这项研究中定义为具有犯罪行为,并达到足以入狱的程度),比对照组表现出更多的死亡焦虑。一项关于正常但长期住在收容所的“弱智青少女”的研究,显示住在收容所的人对死亡的恐惧比较明显。同样的,另一位研究者发现学习成就不佳的高中女孩明显有较高的死亡恐惧:“常常是如此广泛,以致于必须间接地谈这件事。”

潜意识的死亡焦虑:那些关于意识对死亡态度与焦虑的研究,实在无助于了解死亡焦虑在精神动力学中所扮演的角色。好几位研究者因此尝试研究潜意识对死亡的担心。菲弗(Feifel)和同事界定出三种层面的担心,一、意识的(藉由对问题反应所得的分数来测量,比如问:“你是否害怕自己的死亡?”);二、幻想(藉由对指导语呈现正向或负向反应的解释来测量,比如问:“当你想到自己的死亡时,心里会出现什么想法或图像?”);三、没有觉察到的担心(藉由测量字词联想测验和色彩字词干扰测验中,对死亡字词做出反应的平均时间)。

研究者发现,在不同层面中,对死亡的担心有非常大的变异。在意识层面中,大部分人(超过百分之七十)都否认有对死亡的恐惧;在幻想层面中,百分之二十七否认有死亡恐惧,百分之六十二的回答模棱两可,百分之十一有明显的死亡焦虑迹象;在没有觉察到的层面中,大部分人都显示出对死亡有相当大的反感。一般人、精神官能症病人和精神病人间的主要差异,就是精神病患比其他人显示出更多的死亡焦虑。在意识层面中,年长的人和有宗教信仰的人较常以“相当正向的心境,却屈服于心底的焦虑”来看待死亡。虽然这些研究所用的工具相当粗糙,但确实指出在不同觉察层面来研究死亡焦虑的必要性。

梅斯纳(W.W.Meissner)在一个有趣的实验中,证明重大潜意识焦虑的存在。他测量一般人在看到一系列共五十种东西的字词时的肤电反应(galvanic skin response,简称(GSR)。其中三十项是中性的,二十项则是死亡的象征(例如:黑色、即将烧尽的蜡烛、旅程、睡觉的人、静默的人、横跨一座桥)。死亡的象征比中性的字词明显会引发更大的肤电反应。

麦格尼(KlassMagni)以另一种方式测试潜意识的死亡焦虑,他以速读机投射与死亡相关的景象(葬礼的照片、腐烂残缺的尸体等等),投射的时间逐渐加长,然后测量受测者辨识这些景象所需要的时间,结果显示计划到教区牧会的神学生,辨识这些景象所花的时间明显较少(可能代表较少的潜意识死亡焦虑),而计划进行研究或教学生涯的学生则比较多,他们所从事的工作比较不需要照顾他人。好几项研究运用面谈的数据或主题统觉测验的数据,显示精神官能特征较高的人会有较大的死亡焦虑。

以主题统觉测验和句子完成测验来研究老年人的潜意识死亡焦虑时,显示独居或与全家共住的老人,都比住在传统养老院的老人有较少的死亡焦虑。此外,如果老人参与许多活动的话,潜意识的死亡焦虑也会比较少。老人在主题统觉测验中的死亡焦虑,与MMPI精神官能指标(虑病、依赖、冲动和忧郁)有正相关。一项针对中年到老年人的潜意识死亡焦虑的硏究(以句子完成投射技巧),显示较年轻的成人比老人有更高的死亡焦虑。

如果恐惧死亡是焦虑的主要来源,就必然会在梦境出现,因为潜意识的主题常常在梦中以比较没有伪装的形式出现。一个关于梦的大型标准研究指出百分之二十九的梦有明显的死亡焦虑。一项关于恶梦的广泛研究显示成人梦中最常见的焦虑主题,就是垂死或被谋杀。而另一个常见的主题也与死亡有关:某位家人或别人垂死,或是做梦者的生命因为意外或他人的追逐而受到威胁。意识中死亡焦虑的分量是否符合死亡梦魇的数目呢?各种研究显示出分歧的结果,与特定的死亡焦虑量表有关。可是,遇到密友或亲人死亡的人(特别是十岁以下的孩子),较容易出现与死亡有关的梦魇。一项研究提出一个有趣的发现:在意识的死亡焦虑,与梦境死亡主题之间,有一种曲线的关系。换句话说,意识的死亡焦虑非常高或非常低的人,较容易有死亡之梦。可能是意识的高度焦虑反映出潜意识的高度焦虑:当焦虑过高以致于潜意识承载不了,便溢于梦境(恶梦)和意识之中。意识的死亡焦虑非常低的情形(比一般人的平均情形还少),则可能反映出强烈的潜意识死亡焦虑在清醒状态中被否认和潜抑,而在睡眠状态中压倒了梦的审查者。

总结来说,关于死亡焦虑的研究文献,对于增加我们认识死亡恐惧在精神病理学与心理治疗中所扮演的角色,只提供了很有限的帮助。大部分研究是由意识的死亡焦虑(根据粗糙建构的量表),与人口统计学和心理测量学的许多变数间的相关性所构成的。这些研究显示出高度死亡焦虑与忧郁症、早期失亲、缺乏宗教信仰和职业选择间的正相关。其他硏究则探索较深层的意识,并显示大量的死亡焦虑是觉察不到的,随着人从意识进入潜意识经验,死亡焦虑会逐渐增加,对死亡的恐惧会在梦中围绕着我们,如果老人的心理较不成熟,或是参与较少的活动,会比较害怕死亡,最后,不论是意识或潜意识的死亡焦虑,都和精神官能特征有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3-14 14:15 | 显示全部楼层
心理治疗理论与实务对死亡的忽略

所有上述对死亡的观点——文化传统、临床经验、实证硏究——对心理治疗都有强烈的意含。把死亡整合到生命之中,会使生命更为丰富,使人得以摆脱那些令人窒息的琐碎小事,以更果决真诚的方式生活。对死亡的全然觉察可能促成彻底的个人改变。然而,死亡是焦虑的主要来源,充塞整个内在的经验,我们会以许多个人的方式来对抗它。此外,以适应不良的方式处理死亡焦虑,会导致各式各样的征候、症状、人格特质,称之为“精神病理学”,我将会在第四章讨论。

虽然有这些令人信服的理由,可是心理治疗中的对话却很少涵盖死亡的观念。死亡受到忽视,几乎在心理卫生领域的所有面向中(理论、基础和临床研究、临床报告,以及所有形式的临床实务),都受到明显地忽视。这个领域中唯一不能忽略死亡的例外,就是垂死病人的照护。在心理治疗文献中,偶尔会零星出现一些处理死亡的文章,一般都在二、三流的期刊上,而且是以故事的方式发表。这些珍品存在于理论与实务主流的外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3-14 14:34 | 显示全部楼层
临床病例报告
临床病例报告对死亡恐惧的遗漏,简直露骨到让人认为治疗对此三缄其口是出于共谋。在临床病例报告中关于死亡的处理,有三种主要的策略,首先,作者选择性地忽略这个议题,报告并没有与死亡有关的素材。其次,作者可能提出大量与死亡有关的临床资料,却完全忽视足以阐述病例心理动力的素材。例如佛洛伊德报告的病历史就有这种情形,我稍后会提出证据。第三,作者可能提出与死亡有关的临床素材,却在阐述病例时,把“死亡”转译成符合某个学派意识型态的观念。

布隆伯格(Walter Bromberg)和希尔德(Paul Schilder)是两位著名的医师,在一本具领导性的期刊上刊登了一篇广被引用的文章《精神官能症病人对死亡的态度》,提出好几个死亡在病情上占有重要角色的病例。例如,一位女性病人在一位令她有某种情欲渴望的女性朋友死亡后,产生急性焦虑,虽然病人清楚说明,看见朋友死亡,引发了她自己对死亡的恐惧,可是作者的结论却是:“她的焦虑反应是对抗潜意识的同性依恋,这是她努力要挣脱的……她自己的死亡意味着与死去的同性挚爱重新结合……死亡意味着与受到否认的爱恋对象重新结合。”

还有一位病人,她的父亲是殡葬业者,她描述自己的严重焦虑:“我一直害怕死亡,我害怕在他们为我涂抹防腐剂时醒来,我有许多逼近死亡的怪异感觉。我父亲从事殡葬业,当我和尸体在一起时,不曾想过死亡……可是我现在却觉得想逃走……我不断想到死亡……我觉得自己一直想击退死亡。”作者的结论却是:“关于死亡的焦虑是表达被潜抑的欲望,她的欲望是想要顺服父亲,接受父亲的指挥。”他们认为病人的焦虑是出于自我防御这些危险的欲望,以及因为乱伦欲望而想要自我惩罚。同一篇文章中的其他病例报告也都让我们进一步看到作者把死亡转译成他们所认为的更基本恐惧:“死亡意指这个男孩想和父亲有同性结合的虐待一受虐性满足。”或是,“死亡对他而言,是指与母亲分离,以及不再能表现潜意识的原始欲望。”

我实在不能不感到奇怪,为什么要转译得这么勉强,如果使病人的生活受困的恐惧,是针对开放的空间、狗、辐射落尘,或是过分注重清洁、门是否上锁的话,把这些表面的担心转译成更基本的意义,当然是合理的。可是,这么明显的情形,对死亡的恐惧就是对死亡的恐惧,并不需要转译成什么“更深层”的恐惧。也许精神官能症病人所需要的并不是转译,他们或许缺乏现实感,以至于无法竖起“正常”的否认性防卫,可是,他们可能更接近真相。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联系我们|免责声明|关于我们|招贤纳士|客户见证|广告投放|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2 中国心理咨询网(xlzx.com) ( 粤ICP-05005750号 ).
咨询预约:400-080-1200|心网总部:0755-88828310|电子邮箱:webmaster@xlzx.com|深圳市心网信息咨询有限公司查看地址
给每一颗漂泊的心以停驻,给每一个陌生或者熟悉的人以温暖和放松,给你感动,给你一份值得珍藏的美好回忆,让我们彼此相依相伴,一起踏上漫漫人生路。
心网.十一年  第一家综合型心理学服务平台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