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46|回复: 4

[成长分享] 布莱克曼:客体关系功能缺陷表现形式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26 07: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x
                                      客体关系功能缺陷表现形式

客体关系功能的缺陷指的是:一个人与其他人建立和维持亲密、信任的客体关系方面的能力受损。

与客体关系功能相关的一共有8个维度的精神操作,它们可以缩写为“Warm—ETH—ICS”,分别代表建立和维持客体关系中的:温暖(warmth)、共情(empathy)、信任(trust)、抱持环境(holding environmrnt)、身份(identity)、亲密(closeness)、稳定(stability)和道德(ethics)。

对于与建立和维持关系相关的8个基本精神操作能力①,我们先看一下其中主要的3个操作维度,这3个基本精神操作能力的水平是作出心理诊断的关键。它们是“共情”“信任”和“亲密”的能力(其他5个能力在以后讨论)。【①所有的八种可以归为一个缩写词“Wami—ETHICS”,代表关系中的温暖、共情、信任、抱持性环境、身份同一性、亲密、稳定性和道德。】

这些能力的发展取决于贯穿孩子童年期到青春期对父母和重要他人的依恋质量,在孩子的不同年龄阶段,父母和重要他人在与孩子的依恋关系中提供了前面所说的“适宜的抚慰和恰当的挫折”。这些依恋的特征,它们发展的时间表,依恋的原因,以及适时的抚慰和挫折反应都存在某些争论。然而,那些使用玛格丽•马勒(Margaret Mahler)、塞尔玛·克莱默(Selma Kramer)和约翰·鲍比(John Bowlby)、玛丽·爱因斯沃斯(Mary Ainsworth)理论的研究者们一般都同意稳定的、合理和恰当的、持续一贯的父母反应是形成客体关系功能非常重要的因素。

 楼主| 发表于 2018-6-26 08:15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共情能力缺陷

共情能力的缺陷通常出现在这些人身上,他们的特征是非常的自我中心化(意思是注意力和精神活动全部聚焦在自己身上,对其他人漠不关心),或者是残酷施虐的(意思是在意识或无意识中存在使别人遭受痛苦的欲望)。如果你在为一个没有共情能力的人做咨询,他们将会关于一些事情对你提出无理的要求,通常会在错过治疗的费用上提出无理要求——这意味着他对治疗师维持生计的基本需要没有同情和共情能力。

案例:

一位有着婚姻问题的37岁妇女,听了治疗师说爽约治疗的规定之后(没请假而不来做治疗需要付费),她声称:如果我不来治疗的话,为什么还要我来付费?你什么都没有为我做啊!”尽管她理解了她要为耽误了治疗师的时间而付费这个抽象的概念,但是她仍然不能同意治疗协议的规定,以至于不能再继续治疗了。

用另一句话说,这个女来访者表现出没有能力把她自己的脚放在治疗师的鞋子里的现象,而且施虐性地剥夺了治疗师的收入。在她的幻想中,治疗师必须要修改治疗协议规定,并且同意按照她的条件开始治疗。

关于儿童虐待者

他们是儿童虐待者?还是强奸犯?对于这些人,你怎么样才能帮助他们发展出共情和同情心,而不是去憎恨他们呢?

能共情一个人,(1)并不意味着喜欢这个人或者对他很友好,(2)也不意味着不对这个人进行基于其他缺陷标准的治疗性评估。即使你正在评估的这个人不是一个罪犯,可能你也会发现你很不喜欢这个人。阿赫塔尔(Akhtar)曾经指出不喜欢有自杀行为的被评估者是治疗师泄露出了被评估者所感受到的有关敌意和愤怒的情绪。换句话说,治疗师通过情感上的“共鸣和共振”获得了来访者内心的敌意和攻击,这就是一种“共情”的形式。

那些犯有严重暴力伤害罪行①的人往往存有超我的缺陷(法律、公平和正直、诚实),并且也没有能力把他们自己的脚放进他们所伤害对象的鞋子里面。在评估过程中,治疗师通过详细检査他们的犯罪事实和经过,可以非常客观地评估这些能力的损害程度。当你对他们超我功能的临床评估性判断提示不能对其进行心理治疗的时候,无论什么样的条件下,你是否喜欢这个被评估者已经不是一个需要考虑的议题了。【①诸如强奸、一级谋杀罪(“恶意蓄谋的”),以及武装抢劫。】

例如,罪犯泰迪•邦迪(Ted Bundy)被认为是一位非常可爱的男人以至于一个女人嫁给了他,同时这个男人在接受审讯的时候承认自己有过强奸和杀人的历史(1980年)。换句话说,当我们了解了他的谋杀行为和杀死女人的行动后,我们推断出他具有超我的缺陷和共情能力的缺陷。显然,当他的新婚妻子得知他的犯罪行为之后(认识到他的缺陷导致了他的犯罪事实,陪审团基于证据得出的判决),便与他离婚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26 08:34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基本信任缺陷

对于相对健康的成年人,基本信任主要是指能够依靠一个被检验过并且发现有信任价值的人的能力。边缘性人格的人和精神病性状态的人不能够建立或维持一个持续稳定的“你”的意象(客体的意象)。他们或者把“你”比作他们自己的某一部分(比如,他们把贪婪的冲动投射在你身上,然后把你想象成为一个只是图他们钱的人),或者期望你变成一个将要背叛他们的邪恶母亲(所谓的“分裂、负性前俄狄浦斯情结”、自体-客体母亲移情)。

信任能力的轻度缺陷是能够被修复的。在治疗中,治疗师对投射的解释和维持一个相对稳定的关系,对病人真诚、友好、慈善的态度,对修复信任的轻度缺陷有很大的帮助(这里,如果你喜欢你所治疗的人,治疗会更加有效果)。有时候,与这样的病人维持一个平静的关系是很困难的。记住,不管你的稳定能力如何,越是不信任感严重的人,他们逐渐变得符合偏执性精神病诊断的可能性越大,适合解释性心理治疗的可能性越小,通常这些人更加需要抗精神病药物治疗和支持性心理干预技术②。【②比如“涵容”(containing)比昂(Bion)(1962)和指导会谈的走向。】

关于快速信任治疗师的来访者

有一些来访者很快就能信任你并把你当成他们的治疗师。

很多时候,有一些人在他们确实发展出对你的基本信任之前,他们需要一些把你当作治疗师(权威)加以信任的经验。同样治疗师也需要把工作对象作为病人来信任(治疗师开始也是在病人层面上对病人产生信任。其实,很多时候,人和人之间的信任在最开始是在角色层面上的信任,逐渐发展出对个体的信任)。通常情况下,那些表现出急切、快速信任你的人通常正在理想化你(这是一种防御性操作)。理想化防御通常能够保护病人减轻或免除对治疗师不信任而产生的焦虑。有时候,面质这种作为治疗阻抗的防御性操作是非常有用的,比如:“我猜你非常相信我像史密斯(Smith)大夫说的那样有能力”。有意思的是,这种治疗方式可以增加病人的基本信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26 08:45 | 显示全部楼层
                                           三、情感亲密缺陷

情感亲密方面的问题,就像共情和信任方面的问题一样,它们都是人格自我功能缺陷的表现,通常起源于生命最开始的3年内或青春期头5〜6年内人格发展方面的紊乱。

情感亲密感破坏(瓦解)的发生源自于父母对在生命头2〜3年内婴幼儿的敌意-摧毁攻击驱力表现的不恰当处理和应对。其他的情感疏远模式可能源自于在儿童早期或者青少年早期的分离-个体化斗争(冲突)期间,儿童和原初抚养者之间相当长时间的分离。其导致的坏结果和困难通常包括不能够发展出自主的或稳定的有组织的依恋关系。你将会看到这样的人缺乏足够的自信心,因为他们没有能够从他们的父母那里得到足够的爱和肯定(表扬)(所谓的“转变性的内化”)。

患有这类问题的成年人不能够通过对情感性行为的理解和对他人的关心来获得抚慰和满足。相反,那种类型的情感亲密关系能够引起自体-客体融合(或者是身份弥散性消失)性焦虑。有意思的是,患有这些问题的人通常将会寻找到一种方式来创造出与那些关心和关怀他的人在情感上的距离。

如果一个成年人的关系在“亲密”和“疏远(消失)”之间来回游荡,也许有些反复无常的特点,他们就是我曾经说过的“彗星”:他们非常容易地靠近他人(像彗星摆动着靠近太阳),然后消失,进入深空的轨道很长时间,也许在晚一些时间又返回来。如果这些人反复地结婚和离婚,他们可能在结合-分离钟摆上来回摆动。如果他们想保持几年稳定关系,而且永远也不要走得太亲近,他们的关系特点就是我说的“月亮”,永远停留在自己的轨道中,避免与母亲恒星相接触从而会走近死亡恐惧(自体融合、消失的恐惧)。如果他们坚持逃离他们所爱的人(as to a bar),有被追逐和被发现的愿望,他们的特点可能就像是玛格丽特•怀斯•布朗(Margaret WiseBrown)在她著名的童话故事中说的“逃离兔”。

治疗亲密关系(情感)问题是非常困难的,而且通常会失败,因为病人在和治疗师“碰触心灵”(Meetingof  theminds)之后往往会退出治疗(以便保持人际距离,所以退出治疗本身就是这类问题的症状)。

非常常见的情况是,在一个轻度的精神病性病人身上(他可能没有表现出幻觉或妄想),这些亲密关系问题会伴随着现实功能或整合/组织功能的缺陷。当一个人只呈现出同上面一样的客体关系问题,而自我功能没有受损的时候(特别是抽象概括、整合/组织和现实检验功能基本完好),诊断就应该从精神病问题转变为边缘性问题。

谈到治疗边缘性个体,治疗师必须要做到:

A:在治疗中向病人解释对人的疏远机制。

B:做一些恰当的自我暴露(利用自我暴露技术)以便把病人带人亲近的关系里面。

C:然后尝试解释病人试图疏远治疗师(可能发展出亲密关系的人)的应对方式(忘记治疗时间或忘记治疗,挑起争论,威胁性自杀行为)(需要抽象概括能力和整合/组织功能完好)。

D:保持和维持治疗性边界或框架(therapeutic barrier or frame)(需要一些情感容受能力)。

E:解释病人发展出来的所有亲密性行为的现象和机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26 09:09 | 显示全部楼层
                               关于病人吸引治疗师的关注

在治疗中,病人有权利把治疗师的注意引向他们自己(也就是说:治疗师要把注意焦点集中在病人身上)。

当治疗师在治疗中自我暴露地谈论他们自己的时候,是不是在耽误病人的治疗时间?在治疗中治疗师这样做会不会导致病人开始思考把治疗师作为朋友,甚至或会感觉到来自治疗师的诱惑。

是的、是的、是的、是的,这些并不是给那些心力不足的治疗师准备的技术。移情-反移情活现(enactment)的危险增加了更多的治疗师在治疗中表现出这样的活动。有一些病人,特别是那些在现实关系上存在缺陷的病人,与他们试图建立亲属性客体关系,或者矫正性客体关系的方法是危险的。治疗师介绍自己的个人资料可能很容易被治疗中的病人错误理解为诱惑或操纵性欺骗。适时的、恰当的自我暴露和所暴露内容的特点也是问题。如果在这方面你没有太多的经验的话,你必须要找一个在这方面有经验的老师做你的督导。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联系我们|免责声明|关于我们|招贤纳士|客户见证|广告投放|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2 中国心理咨询网(xlzx.com) ( 粤ICP-05005750号 ).
咨询预约:400-080-1200|心网总部:0755-88828310|电子邮箱:webmaster@xlzx.com|深圳市心网信息咨询有限公司查看地址
给每一颗漂泊的心以停驻,给每一个陌生或者熟悉的人以温暖和放松,给你感动,给你一份值得珍藏的美好回忆,让我们彼此相依相伴,一起踏上漫漫人生路。
心网.十一年  第一家综合型心理学服务平台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