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54|回复: 0

【书摘】从母婴互动反思咨询中如何回应来访者的自体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11 15: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x
从母婴互动反思咨询中如何回应来访者的自体

婴儿对于人类世界的最初接触,实际上只是母亲用面部、声音、身体和手所做出的一切。她不断进行的行为,为婴儿正在形成的体验提供了人类交流以及相关事物的材料。母亲行为的这种舞蹈表演就是来自外界的原始材料。婴儿用这些材料开始建构所有人类事情的知识和阅历,人的存在:人的脸,声音,它们的形式和变化所构成的表达方式;人类行为的单位和意义;他自己的行为同他人行为之间的关系。


我在通过大量地观察了母亲与婴儿的游戏之后,渐渐意识到我们忽略了一个明显而重要的事实:母亲们对婴儿的行为,与她们对其他成年人和年龄稍大一点的孩子们的行为大不相同。这个事实是如此的普通,因而被认为是理所当然之事。它通常被当做缺乏科研意义的现象而不为人们所注意,看护人不光当着婴儿做不同之事,而且以不同的方式来做这些事。“儿语”就是最明显的,也是得到了最好研究的例子,尽管我们才刚刚开始明白它的复杂性,然而,儿语只是众多事例中的一个,母亲向婴儿展示的社会行为的所有形式对婴儿来说都是相对特殊的。她对婴儿所做的面部表情,她说话的方式,不仅是她说的话,而且她说话的声音、头和身体的动作、手和手指所做的一切,如何根据同婴儿的关系给自已定位,以及她的行为的时间控制和节奏等等,当其针对婴儿时,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


与大多数被认可的,恰当的成人对成人的社会性行为相比较,母亲对其婴儿的行为是异常的,事实上很有一些出格,如果这些行为不是用于婴儿,而是用于其他任何人(也许除了恋人和小动物),它们会被认为是古怪的。然而,这些行为的如此运用是人类行为中预期的、正常的行为中的一个部分,一个属于父母行为更大范畴的部分,我将这种行为集合体称之为婴儿诱发的“社会行为”(infant- elicited social behaviors)。


很明显,它们不再被认为是理所当然的。那么,许多问题又出现了:这种特殊部分的全部内容是什么?它的特征是什么?究竟是婴儿的什么东西诱发了这些特别的行为?除了母亲,谁,谁能够做这些行为?如果说有什么作用的话,对于婴儿的生存和发展,这些行为又起什么作用?这些行为只有人类婴儿才能诱发吗?在不同的文化之间,它们又有何文化差异?


首先要警告一句,我的观点并不是要通过描述这些行为以使看护人能做这些行为,或者将它们做“得更好”。看护人是自然而然地去做这些行为的,几乎是毫无意识地。事实上,如果你让母亲去注意她正在做的事,她会说:“是的,当然,那又怎样?”我也不打算让看护人去敏锐地意识到她所做的每个细微动作和所说的每一句话,每个看护人都养成了适合于自己和婴儿的风格。我很高兴地说,我相信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妨碍那种自然的交流。


然而,描述这些行为,还是有两个令人信服的理由。第一,描述这些行为可以表明(也使人放心)母亲所做的大多数“异常”事情,属于人类生物学部分的必要的、正常的方面,我们称为供享用的父母行为;第二,辨别这些行为的特征,可以使我们能从婴儿的角度来想象它们看起来像什么,听起来像什么,以及感觉起来像什么。

面部表情

看护人对婴儿做出的面部表情,在时间和空间位置方面都有夸张,有两个普通的例子足以说明这一点:模仿吃惊的表情和眉头。当母亲想吸引婴儿的注意力,并且他又转过头来看她时,她很可能模仿出惊骇的表情,她双眼圆睁,眉毛上扬,嘴也张得大大的,头高昂微微前倾。同时,她通常会发出类似于“呜……”或“啊……”的声音。这显然是老一套的表情,但却有无数的细微变动,嘴可以带微笑,或张大成圆形缩拢或不缩拢,或甚至把嘴闭上;头可以移向婴儿而不是高昂向后,或者把头偏向一边,当然,整个行为的完成可以有所变化,从稍稍地移动面部器官,到充分的面部表现每个器官进行最大的移位,也就是说,眼睛尽可能地睁大,眉毛尽可能地上扬,等等。


到目前为止,我们只考察了在空间位置和表现程度上的夸张,还有一种时间上的夸张,在表现动作上的延长。同成年人与成年人的社交表情相比,这些面部表现一般说来形成慢,持续时间长,模仿惊骇表情的充分表现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一般说来,这种表情变化慢,几乎像是母亲在做一个慢动作,慢慢地明显地达到了充分表现的程度,然后,一经达到了“那种程度”,就将那种姿势维持很长一段时间(相对地讲)。有时候,母亲们以夸张的方式加快了她们的行为。还有一些时候她们“玩弄”行为演变的速度。改变它的进度,意想不到地突然进发,快速推进。


第二个常见例子是皱眉头,主要特征是逐渐地皱起眉头,降低眉毛,眯着眼睛。典型的是,头偏向一边,微微向下,嘴形成个圈或噘着嘴,鼻子两翼绷紧(充分表现时.鼻子也许会有皱纹)。常常会发出“啊……呜……”的声音,音调降调,结尾时音量渐弱。充分表现时,这种表情看起来有点像作呕。也同模仿惊骇一样,这种夸张的静镜头常常看起来就像一个滑稽的模仿或者像拙劣的表演。微笑,板脸,噘嘴,以及它们的许多变体都类似于相同的表现方式。


在婴儿诱发面部表情的技能中,还有其他三种特别重要的面部表情:微笑,这用不着描述;表示关心和同情的“哦,可怜的宝贝”的表情。这要将模仿惊骇表情与眉头结合起来.因为眉毛要稍稍皱起,但眼要睁大,口通常张开,头倾斜或与婴儿的头成一平面,对着婴儿的头;最后的“表情”是一张中立或毫无表情的脸,在婴儿诱发的情形中不十分独特,但相当重要,五种表情中的每一种都很普遍,无处不在,频繁运用,在游戏相互作用中属于老一套行为,这里把它们挑选出来,是因为它们在调控看护者和婴儿早期相互作用的过程中有特别的信号价值。


母亲在与婴儿的相互作用中,很少需要使用她所获得的全部人类表情。要形成最普通的相互作用的表现,标明相互作用表现中的要点,只要有限的表情就行了。实现这一目的的最主要的信号,包括开始、维持、调节、终止和回避社会相互作用。


表示开始,或发出表示进行相互作用的意愿或邀请的信号:模仿惊骇表情具有这种功能它看起来像一种定向或吃惊反应的滑稽模仿,这与埃布尔—埃布斯非尔德(Eibl- Eibesfeldt)、肯登( Kendon)和费伯( Ferber)所描述的一般面部问候行为有许多共同之处,在有些类型的游戏相互作用中,它是所见到的最常见的表情,每10-15秒钟它就会发生,几乎每一次婴儿都要重新看着母亲,作为表示愿意进行一种潜在的相互作用,和刺激这种相互作用的信号。好像每次她都要再次向他打招呼,再次表她对他的关注。


对进行中的相互作用的维持和调节:微笑和关心的表情具有这些功能,微笑是强有力的肯定信号,表示相互作用不只是在进行而且进行得很好。当相互作用正在进行时,还能看到关心的表情,但是当情形不妙或遇到麻烦时,表示关心就是一个明显的尝试,也许是母亲试图重新集中精力重新发出的一个信号,从而达到维持相互作用的目的。


终止相互作用:皱眉头,同时把头转开并中断注视,是表示停止的信号,至少是暂时停止对婴儿或母婴双方不再有用的相互作用。当然,终止也许是暂时的,接着又可能有重新开始相互作用的信号,开始不同的相互作用。


回避社会相互作用:中立或无表情的脸,特别是伴有视线转移,是明显的不愿意或不打算进行相互作用的信号。


所有的“基本”感情的面部表现,如害怕、生气、高兴、惊奇、厌恶,都包含了由每个面部器官如眼、口、眉毛等的不同运动或位置的不同结合而构成的感情组合。在所有的文化里,我们把这些感情组合在很大程度上看做是天生固有的产物。每一种感情组合都与一种基本的感情相对应,除了每一种感情组合有天生的信号价值外,各个面部器官的某些运动,尽管与已知的感情组合没有多大关系,但也有天生的信号性质,例如,在睁大眼睛的感情表现中(-般是眉毛上提,暗示惊奇、畏惧、卖俏、问候),其信号的一般特征是表示愿意相互作用,加强对他人的注意力。相反,当双眼微闭(皱眉或降低眉头),如像在生气、害怕、不赞成或厌恶时,其一般的信号特征大概是减低相互作用的意愿,并有减少或中断注意力的可能,同样地,抬头面向对方,或与其保持在一个平面上,对维持相互作用也有积极的作用,把头低下,朝后仰,尤其是转向一边,一般表示相反的意思。打算结束相互作用,张大嘴有积极作用,嘴微微张开对维持相互作用会起反作用。从这种意义上讲,母亲的婴儿诱发面部表现提供了这样的信号:表示一种普通的愿意状态,认可相互作用的存在的含义,也承认一些常见的感情基本特征会为婴儿提供也许是特殊的感情表达的体验。


母亲对婴儿所做的主要面部表现都特别夸张那些强信号成分(睁眼或眯眼,扬眉或皱眉等等),这些信号与开始、维持、终止或回避已被关注的相互作用的意愿有关,婴儿对母亲表情的其他信号特征起初会不知所措,或认为与己无关。


婴儿诱发的社会行为看来有三个显著的特征:它们在空间位置上有夸张,可以最大限度地充分表现;它们的行为在时间上的夸张,通常表现为慢动作和动作时间的延长;这些技能通常局限于几个被选定的频繁运用的,老一套的表情。母亲面部行为的这些表现特征,毫无疑问促进了婴儿学习人的面部表情的能力。与选定表情的频繁而老一套的动作相适应的时间和空间位置的夸张,会使这些行为显著突出,这些行为极大地帮助婴儿把它们从充当“背景行为”的其他表情或“只是”讲话的伴随行为中挑拣出来,虽然这些表情在当前的发展阶段也许不那么重要。正如我们将要看到的那样,以其他形式出现的婴儿诱发的社会行为如发音,也具有相同的三种特征,它们呈现出显著的人类行为,对它们的识别、区分也很容易给予强化。


凝视

同样如此,当我们考虑到母亲怎样凝视婴儿时,在社会相互作用中调节人们相互凝视的成人文化的规则失去了作用,我们文化中的第一条规则就是,两个人不能直视对方的眼睛(相互凝视)太久。相互凝视是一种有效的人际活动,要依相互作用的人和情景而论,它大大地提高了一般的觉醒程度,唤起了某种强烈的感情和潜在行为,它很少持续几秒钟。事实上,两人在不说话时是不会直视对方的眼睛达十余秒钟的,除非他们准备或在博斗,作爱,对母亲和婴儿来说,情况就不同了,他们可以互相凝视长达30秒钟,或者更长。


失去作用的第二条规则是有关成年人如何协调他们的凝视和讲话。一般说来(有种族上的例外)。在对话中,听者大多数时间看着讲话的人。当讲话的人开始讲话时,他一般也要看着听者一会儿,然后,随着讲话的继续,他将视线移开,只是偶尔地看一眼听者的脸(以获得某种反馈)。临近讲话完毕,他再次望着听者,发出信号他马上要结束,停止讲话。先前的讲话者,现在成了听者,他随后又要看着新的说话人的脸。


在游戏相互作用时,母亲们不可避免地要凝视婴儿,同时又和他说话,而且,她们要用70%以上的游戏时间来凝视婴儿,平均每次凝视时间大约20秒钟,这一时间非常长。在喂奶时,母亲们也要用大约70%的时间看着婴儿,但每次凝视时间短一些,大约12秒钟。然而,在喂奶时,母亲不会同时望着婴儿又和他说话,正如我们将看到的那样,这种综合行为是一种强烈的游戏“邀请”,这很可能中断喂奶。因此,喂奶时.如果母亲望着婴儿,她会主动沉默不语。


与成人的信号系统相比较,在游戏时,母亲凝视着婴儿,好像是听者,而事实上她常常是说话的人。喂奶时,她更像一个讲话者凝视着婴儿,但却很安静,值得考虑的问题是,当婴儿开始在生活中接触人类交流系统这类变体时,他到底将怎样才能获得恰当的人类交流系统的成熟形式。


空间关系学

成人和儿童都有一种叫做人际空间的实际存在物,简而言之就是,我们每个人都被一个心理“泡”包围着,我们在这个包围着我们的泡内行走。这个心理泡离我们的身体有一定的距离,如果某个人走得太近打破了这个泡,这就会让我们感到不舒服,我们常常会让开,在我们的文化中,人们面对面的亲密距离大约是两英尺。只有在亲密的相互作用过程中,打破这种预期的距离才能被接受,甚至是令人愉快。


大多数成年人,甚至完全陌生的人,他们对婴儿的行为就表现得好像没有亲密距离的障得,或者对他们自己来说与婴儿之间没有这种距离障碍,他们什么也没想,第一次见面就风风火火地跑进来,同婴儿鼻子贴子地接触。许多成年人如姑姑、姨,她们自己不知道为什么不受婴儿喜欢。她们常常不逗孩子喜欢就是有打破这种距离的行为,这相当令婴儿和他的母亲心烦,更重要的是,她们对自己的这种行为的后果一点也不在意。


婴儿不喜欢以这种方式被侵犯。有一篇重要的文献论述了婴儿对逼近他面部的物体的厌恶反应。许多证据表明,这种反应是天生的,源于为了生存需要而保护脸、眼的进化而来的反应能力。不管怎样,母亲们对婴儿的这种反应有些不大在意,母亲们的许多面部表演、头部运动、触摸、游戏会扰乱婴儿的逼近反应(这种逼近反应完全可以看作是婴儿发展亲密空间障碍的先兆)。她可能迅速地移向他,吻他或假装咬他的鼻子,然后退回,远离亲密距离;接着再次靠近,逼得更近但同时带有面部表情,并且发出声音吸引他的注意力,母亲对成人空间距离常规的长期忽视,对培养婴儿容忍,甚至在亲密的距离内从事交往显得极为重要。他后来的亲密行为如亲吻、依偎,可能部分地依赖这些初期体验的成功结果。

选自《母婴关系》丹尼尔.斯特恩 翻译 李维 杨昌勇 杨小刚 辽海出版社出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联系我们|免责声明|关于我们|招贤纳士|客户见证|广告投放|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2 中国心理咨询网(xlzx.com) ( 粤ICP-05005750号 ).
咨询预约:400-080-1200|心网总部:0755-88828310|电子邮箱:webmaster@xlzx.com|深圳市心网信息咨询有限公司查看地址
给每一颗漂泊的心以停驻,给每一个陌生或者熟悉的人以温暖和放松,给你感动,给你一份值得珍藏的美好回忆,让我们彼此相依相伴,一起踏上漫漫人生路。
心网.十一年  第一家综合型心理学服务平台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