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4953|回复: 28

[原创]论客体关系的改变对治疗进程的影响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5-2-14 21: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x
[watermark] 马克思把人定义为社会关系的总和,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也是一个伟大的社会心理学家。人的存在,总是以他者的存在为前提的。从出生之日起便完全剥夺了与其他人联系的婴儿是不可能存活的。因此,对于人类来讲,关系是影响心理的首要因素。笔者在对青少年和成人做心理治疗的过程中多次发现,通过改变来访者在心理上形成的客体意象,或者改变客体意象之间的关系,甚至为来访者创建新的客体意象,都可能会有效地促进治疗的进程。
下面尝试依据个案来陈述这一观点。

一、在来访者心中唤起(再现)好的客体意象。
A女士是一位聪慧而又漂亮的三十岁女性,但是她却有很深的自卑感,常常觉得自己长得不好看,个性不好,资质蠢笨。她甚至一度自卑到了想要自杀的地步,认为自己这么不堪的人活在世界上也没有什么意思。我们知道,自我评价过低的人常常都在早年受到过频繁的负性评价。在治疗的头两个月里,她所谈起的每一个人——父亲、母亲、领导、同事、丈夫、以前的男朋友,对她都诸多挑剔,常常批评和贬低她,这些刺激在早期形成了自卑,在后期对于已经形成自卑的她来说,又被放大地接收并进一步加深了自卑。即使在来访者处于比较胜任的状态下,她的内心也总有个声音会对她说:“你行不行啊?你恐怕做不到吧。”这声音多年来一直纠缠着她,使她苦恼。治疗师以共情和容纳的态度来支持来访者逐渐接纳自身,治疗进展缓慢且有反复。
某天,来访者在自由联想的过程中突然想起了自己的一位远方表哥,曾经鼓励和肯定过自己。来访者在记忆中进行了仔细的搜寻,认定这个表哥确实是生活中唯一一个从来没有批评过她,并且总是给予正性评价的人。治疗师立刻感觉到这是一个很重要,可利用的客体。在浅催眠的状态中,治疗师唤起了来访者心中的客体意象(此方法得益于朱建军博士的意象对话技术),来访者看到了表哥的形象,大约二十一岁左右,并详细描述了其穿着和表情,来访者感觉到表哥是喜爱自己的。根据来访者提供的资料,表哥二十一的时候来访者大约十五岁,客体意象在心理现实中显现的年龄表明这一客体意象形成于来访者的青春期。治疗师继续在浅催眠的状态中让来访者与其表哥对话,向表哥述说自己的苦恼,并静侯表哥的回答。表哥真的开始在来访者的想象里说话。这种对话基本上是以下面的形式出现的——
来访者:表哥,我觉得很烦,今天我工作又出错了,我立刻觉得脑袋发紧,脸通红。我恨我自己这副样子,怎么才能变得好一点呢?
表哥: 你们那种工作,出点错是很正常的嘛,再说年底了又特别忙,不是你的错,其实你很聪明,不要这么紧张就好了。
……
浅催眠的对话过程完成后,来访者反映说感觉轻松多了,并且露出了笑容。治疗师向她解释了她看到的表哥是她自身的一部分,而非生活中真正的表哥。这个表哥是可以从她心里面唤起的,而无须在现实生活中去跟她真正的表哥联系。此后的几次治疗,治疗师连续向她示范了这一方法,建议她每天晚上入睡前在放松状态下与“表哥”对话20分钟,把一天里面重要的情绪向“表哥”倾诉,并静待“表哥”的回答。来访者照做了。再以后,随着唤起过程的熟练,她便可以在任何临时需要的场景下随时唤起表哥的形象,并从中得到力量。来访者开始表现出快速而稳定的改变,表哥的正性评价逐渐内化!数周后,在来访者的一次午睡当中,出现了一个声音,这个声音反复不断对她说“不要紧张,不要紧张”,这一梦境显示,好客体已经深入意识深处(前意识或无意识),成为来访者的一部分。和女性治疗师这一同性客体相比,一个在青春期形成的好的异性客体,无疑具有更重大的意义,并且,这个客体是早就已经存在的,省略了治疗师这一好客体形成的时间上的局限。尽管表哥作为一个远房亲戚,在来访者以前的心理结构中远没有双亲客体那么重要,但是通过反复地唤起和重现,逐渐地取代了给予负性评价的父母、丈夫,成为了来访者最重要的客体意象,并进行了有效的内化,从而产生了稳定的治疗效果。
最有意思的是两个月后再次进行浅催眠时,来访者描述表哥的年龄变为二十七岁了,笔者认为客体意象年龄的增长表明来访者本身获得了成长。
尽管我写出的个案看上去似乎取得了戏剧化的进展,但需要强调的是前期的治疗工作起了不可替代的作用。如建立完全信赖、安全的治疗联盟关系,以及促进来访者对自身情绪、情感和心理冲突的深层次理解,都是绝对必要的。

二、改变客体之间的关系并进行融合
有些时候我们内在的冲突可以看作是几个不能相容的内射性客体在发生冲突。消除冲
突的方式在操作上可以具体化为解决这几个客体意象间的冲突。下面举例说明:
B女士的问题不在于她有外遇,而在于她为自己有外遇而感到十分自责。她形容自己的老公是完美无缺的男人,每天下班就回家,做饭擦地板,全部工资都交给她,性生活也很和谐。谈起老公,B便内疚得泪如泉涌……尽管如此,她还是抵抗不了情人的每次邀请,她形容与情人出游的日子就象一次庆祝。每次咨询的时候她总要问治疗师“我是否是一个坏女人?”治疗师没有对这一问题做出简单的回答。她反复焦灼地拷问自己:“为什么我不能象其他女人一样,每天上班回家,和丈夫呆在一起看看电视,就获得满足?我太不正常了!”如果治疗师问她,她的理想生活是什么,她便会说就象其他女人一样过着平凡普通的生活,然后终其一生,努力挣钱,换更好的车,更大的房子。
最近,她的情人与她分手了,B出现了很大的问题。尽管如她的理性所愿,她开始过上了上班回家,和丈夫呆在一起的“模范”生活,但是她却感到自己“几乎要崩溃了”。她开始挑丈夫的错,与丈夫频繁激烈地争吵,对工作感到厌倦,与同事发生争执。而在她有情人的那些日子里,她却精力旺盛,热爱工作,对同事的错误能够宽容。她问:我怎么会这样?
我问她,我们假想一下,如果你过着一种单身生活,随意地跟你喜欢的男性约会,你感觉如何?她说,“我也许会快乐,但同时又无限地自责痛苦。”我又问,我们再假想一下,如果你就此过着你十分向往的平凡生活,你又会怎么样?这次她立刻回答说“我会崩溃!我会死掉!”她谈起当她的女友劝她珍惜自己的婚姻和这么“模范”的丈夫时,她反驳说“人活着就要是追求快乐,这样沉闷地活到七十岁,又有什么意思?”但是当她真的产生想找个情人的想法时,又觉得无法容忍自己,她甚至不能容忍自己和丈夫以外的男人(如男同事)去单独吃饭。治疗师感觉在她的内心仿佛有两个人在共同生活,这两个人在价值观方面几乎有着南辕北辙的差异。
很有意思的是,在治疗的过程中,我们总会花很多时间和来访者谈论他们的父母,因为这是他们心理结构中最重要的人物。来访者在回放小时侯对母亲的记忆时,她突然想起了一个她曾经认为并不十分重要的人——她的伯母。来访者的母亲是一个传统、刻板、严苛的母亲,总希望自己的女儿中规中矩。她的伯母住在她家隔壁,因为没有生育,所以非常喜爱来访者,常常偷偷塞钱给她零花,并且在她母亲打她的时候过来劝解。放暑假的时候,母亲为了管束她,把她反锁在家里便上班去了。伯母等她的母亲上班去了以后,就偷偷地把门打开,让她出去玩,估计母亲要回来的时候再让她进屋重新把门反锁上。母亲发现了这件事情以后便痛打了来访者一顿,并且揪着她的头发拉到伯母门口扯着嗓门指桑骂槐,从此母亲和伯母交恶,也逐渐断绝了联系。母亲告诉来访者说因为伯母不是她的亲生母亲,所以可以不负责任地宠她,其实不是真的爱她,而是在害她。自己是她的亲妈,所做一切都是为了她好。来访者立刻接受了母亲这一说法,认为伯母并不是真的爱她。(这里可以看出,人在无意识中倾向于向自己亲生的父母效忠)。治疗师立刻感到来访者的母亲和伯母与来访者形成双重价值观有着很大关系,从某种意义上说,她有两个母亲!当然,也可以说,经过客体内射以后,B的心理结构上形成了两个超我——一个宽容,一个严苛。治疗前,她亲生母亲的超我部分占绝对优势,治疗后,因为治疗师的宽容和接纳唤醒并加强了另外一个较为宽容的超我的力量——这样才能解释为何在十多次治疗以后而不是以前她才回忆并讲述了她的伯母。
治疗师开始向她解释母亲和伯母所做的都是基于爱,只是严父慈母,着重点不同而已。如果能够把母亲比拟成一般意义上的严父,总是以建立标准要求孩子来实现爱,那么可以把伯母看成是慈母,也许有些太娇纵了,但同样也是基于爱。来访者立刻领悟到了治疗师的意思,并说看到很多朋友的父母就是这个样子的,教育方法有异,但夫妻关系很好。治疗师解释道母亲说伯母不好,是不愿意让另外一个女性(特别是妯娌,关系本就微妙)来分享自己女儿的爱。治疗师让来访者象过电影一样具体想象一下,假设母亲和伯母是感情很好的亲姐妹,一个慈爱,一个严格,两个人同时来爱自己,就象很多严父语重心长地劝解慈母不要太溺爱孩子,而慈母又在严父发脾气时打打圆场,彼此劝解,相互包容的情景。来访者很聪明,她静默了几分钟(在意识清醒的状态下)便肯定地说她能想象出这幅画面来。
治疗师便嘱咐说现在她只需要干一件事,就是常常想象她的母亲和伯母同在,并相互劝解对方,感情和睦的场景。她照做了。治疗得到了突破性的进展,三周后,她便汇报说不再产生想找情人的冲动了,但可以和一些异性去茶楼喝茶聊天,或者吃饭看电影之类。她奇怪地发现自己没有任何内疚感了。她说,以前我总怕别人说我是坏女人,现在我可以很轻松地跟同事说“下班我约了一个帅哥吃饭,你们是否知道好一点的地方?”她发现同事们并没有象以前她担心的那样把她当成是怪物,反而说她“平易近人”得多了,老公也对她和异性的正常交往表示了理解和宽容,回到家中,看老公也顺眼了。这么好的治疗效果连治疗师都感到有些意外,她竟找到了两全之法。但细想也在情理之中,所幸来访者的婚姻有感情基础,性生活又比较和谐,她需要的仅仅是更多异性的交往来激发生活的热情罢了。这里需要强调的是,来访者做出的生活选择并不是治疗师引导(或教育)的结果,而是她自己超我冲突消解后自发的行为。
我们可以看到,在这个个案里,改变的并不是某一个单独的内射性客体,而是改变了两个联系紧密又相互冲突的客体意象之间的关系,并使之趋于融合。客体之间的融合,微妙但深刻地带来了两种超我评判的融合,使之综合统一,走向那个恰恰好的适度处(或称为中庸)。

三、创建新的客体意象。
笔者发现,客体意象不一定要真正出现在现实生活中,而是可以通过其他途径,如汲取知识,感悟生活等来进行信息的组合,并经由形象思维具象化,创建新的客体意象。
我的朋友C在现实中有一个“坏妈妈”,自七岁她从婆婆爷爷家回到父母身边起,妈妈便常常无缘无故地打她,只是因为自己心情不好。妈妈也常常因为一些小事用刻毒的话来咒骂她、羞辱她。为了抵御这样强大的负性刺激,C自己“发明”了一种方法,就是想象“如果我是妈妈,我将怎样来教育孩子”。为此,她从九岁起便开始看各种各样教育孩子的书籍,并进行思考。每当妈妈打她的时候,竹棍落在身上,她也不觉得疼,因为她会尽可能全神贯注地想“如果我是妈妈,孩子犯了这样的错,我会怎样对待她……”我们可以看到,她渐渐地根据自己所看的书籍和观察身边同学的“好妈妈”的行为,为自己创建了一个“理想妈妈”的客体意象,这个客体意象是根本从来没有真正存在于她生活中的,但是却在她的心理现实中真实存在,并成为了她最重要的客体意象。中学时代她就表现出牵着别的女同学带她们过马路之类的行为,以至于同学们都反映说在她身上过早地出现了母性。这是对幻想出来的“理想妈妈”内化的结果。通过对自己创建出来的“理想妈妈”不断认同的过程,C在很大程度上免于了过于强烈的负性刺激的伤害,维护了基本的心理健康。
成年后, C身为一个大学老师,却找了个中学毕业、没有工作、年龄又比她小很多的男孩来做丈夫。丈夫每天在家里打电子游戏,她却每天毫无怨言地挣钱给丈夫花,并在繁忙的工作之余赶回家为丈夫做饭,在丈夫烦恼的时候为其耐心开解,她告诉我说他们甚至根本没有夫妻生活。我认为,对C来说,这个“丈夫”其实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丈夫,而是C受到内在“理想妈妈”愿望的驱使,下意识地用婚姻的形式,找了一个“儿子”。
在这个例子中我们可以看到,一个由自己创建出来的客体也可能对我们的心理产生重大而深远的影响。也许有人会说这只是一个简单的代偿现象,C只是用做“理想妈妈”的方式来补偿早期经历中的缺失,但我还是坚持认为,更加确切的解释应该是“理想的妈妈”这一客体已经完全内化成为个体内在的一部分,并活生生地表现出了这一内射性客体她的欲望、她的情感和她的需要。并且,我观察到在C的身上,由于极大认同于“理想的妈妈”来取代亲生母亲的不良影响,在她身上反而很少发现其亲身母亲方面的个性特征。
如果要对C进行治疗,笔者认为应该直接对其“理想的妈妈”这一客体意象进行修正,如代之以“足够好的妈妈”,或者是“足够好的女人”。所谓的“认知领悟”疗法就可以视作对来访者内在某个或某些重要的内射性客体进行修正的过程。
另外,经常发生的是,一些已经去世、素未谋面的家族成员,也会影响到后代性格的形成。人们经由亲属的回忆,会对家族里某个“意义非凡”的成员在幻想中进行认同,并内化他们的某些品质,这种客体,从本质上讲也是在心理现实的意义上创建出来的。

四、作为治疗师的客体意象
治疗的真正重心在于来访者与治疗师的关系,或确切地说是治疗师作为一个重要的客体给予来访者的体验。一定要强调的是治疗师本身肯定会成为来访者重要的客体意象。我们知道,这个客体意象常常投射了来访者对父母的一些情感,但这绝不是这一客体意义的全部。值得注意的是,治疗师身上往往投射了来访者的理想化自我,或理想化的异性(这也是理想化自我的一部分,即潜伏的女性之男性气质和男性之女性气质)。通过对治疗师本身的认同或投射性认同,来访者获得了成长的力量。这也是我们总是强调治疗师本身的人格力量的原因。如果治疗师把治疗技术与其自身修为隔离开来,就很难提供给来访者一个“足够好的”客体意象,从而极大地影响治疗效果。
这个客体意象当然与治疗师本身有关,但又不总是有关。这个客体意象一旦在来访者内心产生并稳定下来,便能不依赖治疗师而发生影响了。治疗过程圆满结束时,来访者需要的那一部分来自治疗师的客体意象应该已经被很好地内化于来访者内部了。
一位治疗师曾经讲述一位来访者每当紧张时便想象治疗师在她的身边,仅仅依靠这一想象,来访者便可免除紧张。此时,治疗师应该把来访者想象出来的治疗师理解为是来访者内在的一部分。治疗师的工作是促使来访者理解此一想象不属于治疗师而是属于她自身,并以以此让来访者体验到自身存在的治愈性力量。
正如佛教所说“心中有佛,诸相皆佛”。能够想象一客体的存在来免除紧张和焦虑,说明来访者内部已经出现了相关良性的客体意象并焕发了力量。这时,治疗师的解释是重要的。治疗的作用体现在来访者可以将治愈自身的力量从混乱和冲突的纠葛中分离出来并外投给治疗师,接下来的工作是,要帮助来访者把经由治疗师进行良性修正后的意象重新内化于来访者内部,成为她自身的一部分,合并入她的自我。我们可以看作来访者本身的一部分成为了治疗师,这时,这个在她面前的特定的真正的治疗师便可隐退了。这个过程可简略地说明为“治疗师和来访者的分离状态”(在治疗初期)——“来访者对治疗师进行外投射”——“治疗师容纳外投的意象并进行修正”——“来访者重新对修正后的治疗师意象进行内投射”——不断内化此意象的过程——变为自体客体——变为自身(自我或超我)的一部分(结束治疗)。

结语和说明:
请勿把此文中所阐述的治疗方法误解为某种“简快疗法”。笔者不赞成那些所谓的“简快疗法”,任何疗效稳定的治疗都是需要花费时间的。
上述个案内容都相当丰富,如果把它们完整地讲述出来,则每一个个案都可以独立成书。作为个体成长的历史,心理状态的形成原因是复杂的。我们仍然需要处理来访者和其亲生父母的关系,以及早期遗留的问题。这些前期工作如未能完成,则改变客体关系就是空中楼阁了。这里仅仅是为了说明客体关系的改变在治疗中的作用,所以省略了一些治疗的过程,对个案做了相应的节选。
另,笔者认为,任一客体意象在已存在于个体内部的前提下,既不可能完全消失,也没有必要完全消失。笔者确信任一客体意象的存在对于此个体来说都有其合理性甚至必要性。它表现了作为个体与其家庭(家族)和早期环境千丝万缕的联系。作为治疗师所做的无非是修正以及重新调配各个客体意象在个体内部所占的比重而已。这有点象调制鸡尾酒,是一种艺术性的工作,而真正品尝鸡尾酒并且评价说美味与否的,还是来访者本身。

参考文献:
1、贾晓明、苏晓波译著《客体关系与自体心理学》
2、李孟潮《认同的概念》

2005年2月11-14日,成都
[/watermark]

发表于 2005-2-15 11:09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创]论客体关系的改变对治疗进程的影响

挺有趣。
虽然不是客体关系的治疗,但我觉得好象是将客体关系的理论部分与朱建军的意象技术整合的一种尝试。~O~

一般客体关系出现在前语言阶段,意象的探索是一种可以的尝试。

发表于 2005-2-15 21:14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创]论客体关系的改变对治疗进程的影响

这是乎是一种"你 ---- 我"关系治疗模式,我认同它的过程.<p>但是 -----<p>问题是要找到谁来允当这位这十全十美的, 又慈祥, 又宽容, 又伟大, 又富足, 又有学识, 又温柔, 又体贴, 又真实, 又可信赖, 又不骗人的 ------ 父亲,母亲,哥哥, 弟弟, 姐姐, 妹妹, 伯母, 伯父, 夫丈, 妻子, 老师, 律师, 警察, 心理学家, 咨询师呢?<p>即使有幸找到了, 来访者自己相信它的程度会受什么因素影响呢? 这种相信在什么情况下可以存在, 又在什么情况下会崩溃呢?这种经过修改的,不切实际的私人幻想在现实社会生活中会有什么果效呢?<p>对来访者对自的幻想的信任程度,本人存有疑虑。<p>
发表于 2005-2-16 13:59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创]论客体关系的改变对治疗进程的影响

JoshuaGuo 的提法是值得思考的.和和!<p>"对来访者对自的幻想的信任程度"<p>这是一个挺好的提示.<p>是否来访者在治疗中,真能够达到客体关系治疗中通过移情关系建立的情感联接深度呢?是否仅仅是一种浅度的意像?<p>值得思考.<p><p>
发表于 2005-2-19 20:39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创]论客体关系的改变对治疗进程的影响

令人耳目一新的个案帖. 鼓励这样的写作和具体探讨!
发表于 2005-2-20 11:19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创]论客体关系的改变对治疗进程的影响

我还是觉得这样的思路和探索是比较有意义的.挺有新意!思想或许就产生于此.
发表于 2005-2-22 17:38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创]论客体关系的改变对治疗进程的影响

海地, 朱建军的意象技术如何操作? 基于怎样的原理?
发表于 2005-2-22 18:38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创]论客体关系的改变对治疗进程的影响

[这个贴子最后由草书在 2005/02/22 06:42pm 第 1 次编辑]

http://www.xlzx.com/cgi/LB5000/topic.cgi?forum=45&topic=604&show=0
韩老师看过上面的帖子可能对朱老师的意象对话技术有些大概的了解的.
发表于 2005-2-22 19:08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创]论客体关系的改变对治疗进程的影响

谢谢草书,我开始看了, 蛮有趣!
发表于 2005-2-23 08:13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创]论客体关系的改变对治疗进程的影响

草书动作好快!

我个人觉得意象技术作为一种技术是合适的,而且是有用的.但作为一种疗法系统是不合适的.这是我一向对朱建军意象技术的评价.朱自己也曾经这么说.:)

除非它建立在足够的训练基础上.有时候咨询过程会很复杂.而绝大部分的深度治疗需要更多时间和专著的咨患关系的探索发展,才能够完成.意象构成其中一个探索的面向.

意象技术不少图象的原理来自容格心理学的原型概念.但相对容格心理学为浅.

发表于 2005-2-23 13:01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创]论客体关系的改变对治疗进程的影响

下面引用由dhiti2005/02/23 08:13am 发表的内容:

除非它建立在足够的训练基础上.有时候咨询过程会很复杂.而绝大部分的深度治疗需要更多时间和专著的咨患关系的探索发展,才能够完成.意象构成其中一个探索的面向.

意象技术不少图象的原理来自容格心理学的原型概念.但相对容格心理学为浅.



海地老师说的很是.
以下是杨东林老师与朱建军老师的弟子英西的讨论.

关于意象对话技术的讨论

(本讨论转自本人在中华心理网论坛)

请教关于意象对话的问题
86donglin

1、意象对话是本土化的心理分析,是改良的心理分析。这样认为可以吗?

2、钟老的《认知领悟疗法》也是本土化改良的心理分析,他仍然主张还原的方法,即把现在的问题还原到成长的经历过程(幼年为主),通过解释、领悟认知自己的问题根源,达到消除症状。而意象对话虽然也是还原,挖掘潜意识,但是不注重幼年,主张与现实的潜意识内容联系。所以,它与钟老的方法有很大的区别,前者更接近心理分析的原理,后者更多的是分析师自己的理解和投射的解释,这样理解有什么问题?

3、心理分析主要是还原潜意识的东西。方法有很多,比较常用的是投射法。自由联想、梦的分析、对日常生活中的错误分析。意象对话 的还原潜意识有人为(心理师)的技术比较多,这样与自由联想不同。对话有引导的倾向,有主观的解释和推测。对话也反映术者潜意识的投射,如果不是这样,如何避免和解释?


4、对话中如何避免心理师的错误暗示。?

5、意象对话 的督导原则与具体实施情况。 在具体实施期间的保护性措施。?

6、意象对话 的适应症、禁忌症、注意事项?治疗协议确立的原则?

7、如何避免不正确的使用意象对话技术,由于技术问题带来的“问题”问责原则。原始资料的记录与保存?

8、有关意象对话技术的鉴定:科研报告、临床实验报告、治疗效果的研究报告、技术的实施与控制报告、副作用研究报告 在什么机构鉴定,在什么学术杂志发表?

9、项目的推广和实施原则,主要责任人的法律责任的确立(文件)?

10、技术中容易曲解和常见的错误认识?

[本贴已被 作者 于 2004年12月27日 16时01分20秒 编辑过]

Rachel

回复杨冬林老师的帖子:
感谢杨老师对意象对话提出的如此到位的问题,这也恰恰证明了你是一位对心理学保持着严谨、求实、认真态度的心理学家,向杨老师表示由衷的谢意。
意象对话分析技术是我国心理学家朱建军老师首先提出并做如是命名的,但这并不代表这项技术是他凭空创造出来的,在西方也有一批同样从事这方面研究的心理学家,不同的是他们并没有用“意象对话”这个名称,而且在实施细节上也稍有区别。意象对话技术的理论基础是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潜意识、释梦、情结、自由联想、阻抗分析、防御机制分析、心理动力分析等理论),荣格的分析心理学理论(原型、人格面具、阿尼玛/阿尼姆斯、阴影、释梦、心理力量、集体无意识、个体无意识等理论),霍妮、弗洛姆等人的后精神分析理论,人本主义心理学的以来访者为中心、共情等理论,催眠技术,中国道家的整合思想,佛教的禅宗和顿悟……或许还有其他理论依据,可惜因为个人所学局限,无法悉数道来。所以说意象对话技术更像是一项轻松、方便的释梦过程(白日梦),也像是一个复杂的心灵图片的投射测验,不同的是咨询师可以根据来访者的需要进行/不进行分析,在对方不经意之间进行了干预,达到治疗的目的,帮助来访者从潜意识层面调整状态(积极暗示),再从意识的认知层面进行改变(合理分析)。
1、意象对话是在总结、综合分析心理学理论和方法的基础上融入了中国本土的道家思想、佛教禅宗、中国古典文化等方面的知识,可以说成是心理学本土化而形成的一项心理咨询技术,是从分析心理学这个大根子上开出的一株独特的花朵。
2、钟友彬老先生的认知领悟疗法其实还是变相的精神分析,在西方有一种“直接分析”的方法和钟老的方法很类似,既咨询师直接将心理问题的根源分析给来访者听,让对方产生感悟,达到治疗目的;意象对话并非不注重对方的早年创伤经历,只是让对方用一种更“安全”、更“自如”的暗喻、象征的形象描述方式讲述自己不愿回顾的历史,可以绕过来访者的意识阻抗。但这也对咨询师提出了非常高的要求,咨询师必须要提前进行大量的意象体验、亲身感受各种感觉,分析/被分析自身的情结、问题,积攒丰富的经验才能做意象对话的咨询,相信这个条件要比用其他咨询方式做咨询的咨询师们“苛刻”多了。
3、是的,如果咨询师是在不自知的情况下肯定会将自身问题投射到对方身上,这也是为什么做意象对话的咨询师要反复进行意象练习,大量地做自我分析,尽量了解自己的问题所在,尽可能地整合自己的人格,不断地做自我成长。我们只有做到和来访者达到共情的状态,才能让自己尽少移情和投射。咨询师在咨询过程中时刻保持清醒地自知状态,一旦发觉咨询中遇到阻碍、问题,马上反省是自己的投射造成的,还是来访者的阻抗,如果是前者的话,咨询师要立即调整自己的状态,调整不好,就要进行转介。
我们在为来访者做意象对话分析的时候会用到敏锐的洞察力和直觉,人类的直觉是一种本能的力量,它和意象以及梦(原始人的话语)都来自于我们的潜意识,而原始人的语言用意识是解释不清的,只有通过直觉的“翻译”才能将意象转化成我们听得懂的话语,如果我们能够接受对梦的解析,也就可以接受意象对话分析。
4、无法保证,正如我们无法保证所有咨询师能接任何CASE、保证每个CASE都能成功、不出错误一样。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提醒咨询师在为对方做意象对话的时候反省自己是否做到了前面2、3中提到对咨询师的要求,如果没有,请咨询师本着对他人负责,对自己负责的态度先练好“内功”再帮助他人。
5、意象对话的督导是分级进行的,目前朱老师只有发出初级资格证书,初级咨询人员是直接由朱老师来做督导,当咨询持续了一定的时间后,可以升级为中级资格,那么这些中级资格的人员可以为初级人员做督导,督导方式主要有案例讨论、年会总结、定期集会、电话督导等。
6、此问题请参考“精神分析治疗”。
7、请对照2、3项中的对咨询师要求。
8、9、10、具体请找朱老师询问。
从我个人的角度上来讲,我只是将意象对话技术当做一项非常有效的自我分析、自我成长的方法,真正在和来访者做咨询的时候我往往并不刻意地去用哪项技术,只要对来访者是最好的,我会因人而异,而且效果往往非常好。就像老子在《道德经》中说的: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只有我们“有招”,才能在需要的时候修炼成“无招”。
深夜仓促而就,或有不当之处,请诸位多多赐教。
英茜


[本贴已被 作者 于 2004年12月28日 03时03分20秒 编辑过]

发表于 2005-2-25 19:35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创]论客体关系的改变对治疗进程的影响

<br>《关系心理学》结语<p>人是意义的动物,也是关系的动物。关系中富含意义。在缺少关系的情况下,个体有无所适从的感觉。比如,过分的悠闲,就可能是一个令人难以接受的处境,容易产生心理困扰。此时,最容易出现的问题是无聊、空虚。这是由关系的缺乏造成的。当老师的常有这样的经验,班级中总有一些学生调皮捣蛋,这些学生明知自己的行为不对,并且也知道随之自己可能遭受老师的处罚,却还是要不断重复不良行为,原因在于他们把被人注意当成了关系对象,要建立新的关系。其背后往往有着被忽视的恐惧,它是一种强烈的欲求不满。被忽视的状态也是一种关系缺乏。宁可被处罚,也不愿被忽视,可见,对关系的寻求是人内心最强烈的愿望,是心理最基本的需求。这种愿望在受虐狂中表现得特别明显。<p>为何人对关系有着如此的依恋呢?<p>这是因为人,作为一个生命有限(力量有限、精力有限、智力有限等受到局限的现实)的存在,与自然、世界和社会相比太渺小了。这种渺小的感觉为基础,没有谁敢声称自己可以不朽或永恒。所以,人就有了绝对的孤独感。孤独中的人需要联合,联合就产生了关系。关系也就成了需要。关系也就成了追求。<p>但是联合之后的关系也还是脆弱的。因为这个关系必然会面临着退化。因此,关系中的人就力图寻找更好的关系,更能经受变化的考验的关系,高质量的关系。随之关系的对象也就从奶水、食物、宅第,向着金钱、权力、艺术、真理转变。这就产生了人类文明。<p>最有效地建立牢固的关系,并超越了孤独的人,实际上是一个最善于合作者。他不单是与自然的和谐共处,也与其他相同命运的人携手,使个体的渺小感得以从根本上消除。这样的人,还有一个早就有的名称,叫自我实现者。<p>而种种关系的变异有可能导致病态。病态的关系是不健康的关系,它妨碍着个体摆脱渺小的感觉,相反,它加剧着个体的孤独。工作狂是悲哀的,因为他与自然的关系是病态的;社交恐惧症患者是可怜的,因为他与别人的关系是畸形的;抑郁症患者的自卑,破坏了他对世界的主动性,因而对个人的力量产生严重的消蚀作用,渺小的感觉加重了。总之,这些不健康的关系,使人陷于无助无力无用的软弱地位,生命失去了光彩与意义。<p>心理医生的使命于是诞生了。<p>他帮助在关系模式的建立与维护中有困难的人,重新寻找关系,发现意义,超越孤独。为了能有效地帮助同胞,他必须比他的同胞更具洞察力、爱心与技巧。他理解他的来访者,给予安慰,与此同时他还以他特有的理性帮助来访者分析问题,剔除不健康关系里的各种有害因素,提供多种可选择的关系模式,并最终达成良好的关系。<p>在这种健康的关系中,个体从感知觉到思维到想象力到好奇心再到潜意识,都是相对稳定的、和平的、有利于个体发展的。发展是个比生存更高级更值得追求的目标。心理咨询重在发展,为每一个个体超越孤独提供了丰富的可能性。<p>作为一种最深层的需要,个体对关系的关注必将是永远如此的。——除非这个人选择了死。而死也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这个世界让这个人了无牵挂了!——这无异于关系的彻底缺乏,以至于什么也没有了。所以,我们可以修改马斯洛的需要层次图,如下:<p><br>-----------------------------------------------------------------------------<p>注:<p>这是几年前我还没有听说客体关系心理学时,在自己的土八路式电话咨询中反思出来的结果。当时我把“客体”说成是“关系对象”,也自称自己的“学说”为“关系心理学”。呵呵,让大家开一次心吧!<p>
发表于 2005-2-26 21:17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创]论客体关系的改变对治疗进程的影响

有创意 ----<p>关系的需要使个体扩展了自我,并包容了客体。
发表于 2005-12-20 19:54 | 显示全部楼层

到了这样题目, 天心就急切想要论证和数据了, 呵呵.

也许还是先问操作是怎样从而了解"是什么"更好些? 不急于证明什么反驳什么方能更容易了解什么?

老郭提到的到哪里去找"十全十美......" 我想估计通常的回答是,世界上根本找不着. 这样老郭也许要说, 我们的基督教中的上帝就是.

这里我唯一想说的是"虚幻""实际"这一类言说的问题.

就象某些非基督徒看基督徒的信仰觉得虚妄一样,某些基督徒看非基督徒的"自我"同样觉得虚妄.

这样一来,两边人只好自说自话,或者"打架".

----------

伟玲的操作让我觉得最接近的是后容格学派的原形学派. JAME HILLMAN为开创者. 因为这种意像操作会非常玄, 理论上缺乏严谨说明就容易有缺陷, 好在JAME HILLMAN的东西理论上走的很高.

从治疗师的需要来看, 后容格学派的发展分支提供更精确的操作手段,他们与伦敦客体关系派的对话发展出非常精致的理论和实践.

一般来说在西方, 这类治疗的基本功是熟悉DREAM WORK.`

回到具体以上个例上, 以上个案我觉得处理得蛮精彩的. 唯一的一点问题我觉得是在那个创造"理想妈妈"后来找了个小丈夫的例子, 我觉的这里有些问题, 因为这太象是威尼克的"假自我"的诞生了, 依恋理论则会说: 回避型中的"强迫性照顾者", 都还没有功成圆满了.当然如伟玲所说, 这里的个案描述只是一点点冰山而已.

发表于 2005-12-20 22:05 | 显示全部楼层
流萤发表于2005-12-20 21:06:00请教草书兄和伟玲一个问题,会不会意象对话里意识的成分参与太多?这意识还有可能是咨询者为了迎合咨询师而自觉不自觉地产生的。
我提出这问题是因为我记录过近两年的梦,是在我到了心网的解梦


<P>流萤提出的这个问题比较尖锐。
<P>我个人认为:在意象对话中,是否存在意识的参与,这与咨询师掌握意象对话技术的熟练程度有关。意象对话与精神分析一样,它只是一种治疗的技术,或者说是手段,也可以说是一种治疗的工具。当然治疗师在治疗的过程中,是需要意识的引导的。特别是在意象对话的操作之中,怎样使客人进入浅度催眠的状态,有时候,甚至是不需要催眠,只要有特定的治疗用语引导客人想象,就会在客人的脑海里出现意象,而这种最先出现的意象,往往是一种表层的意识流,随着治疗的进展,进入深层的意识流,客人的意象出现与整合,才是治疗的根本,当然,表层的意识流中出现的意象也不容忽似,它往往作为一种阻抗而存在。
<P>至于客人是否会迎合咨询师的心理,这就要看咨询师的经验了,有经验的咨询师会很快发现这个问题的,其实这仍然是客人的阻抗心理。要使客人能够顺利的进入意象对话治疗的状态就要消除这种变相的阻抗。
发表于 2005-12-20 22:22 | 显示全部楼层

B女士的问题不在于她有外遇,而在于她为自己有外遇而感到十分自责。她形容自己的老公是完美无缺的男人,每天下班就回家,做饭擦地板,全部工资都交给她,性生活也很和谐。谈起老公,B便内疚得泪如泉涌……尽管如此,她还是抵抗不了情人的每次邀请,她形容与情人出游的日子就象一次庆祝。每次咨询的时候她总要问治疗师“我是否是一个坏女人?”治疗师没有对这一问题做出简单的回答。她反复焦灼地拷问自己:“为什么我不能象其他女人一样,每天上班回家,和丈夫呆在一起看看电视,就获得满足?我太不正常了!”如果治疗师问她,她的理想生活是什么,她便会说就象其他女人一样过着平凡普通的生活,然后终其一生,努力挣钱,换更好的车,更大的房子。

我个人觉得伟玲在解决B女士的内心冲突上,做的比较好,但有一点需要注意到:就是B女士产生情感出轨的内在心理学的动力在哪里?这一点没有处理到。但个人认为它恰恰是关系到B女士是否在今后的生活中会不会遇到其他相似的男性的时候,还会出现类似的问题。

从我咨询的个人经验来看,B女士的心理学动力是个体内心的理想客体外射的结果。而恰恰是这一理想的客体在自己的丈夫身上找不到依附,当生活中出现类似的男性的时候,就会马上唤醒这一理想的客体。正如生活中的一见钟情,迷恋上对方,甚至茶饭不思,陷入到了极度焦虑的分离状态。其实这是一种“爱情”的假相。B 女士也深知这一点,但她的内心冲突是在自责与内疚上,所以伟玲解决的方向是不错的。但从治疗的长远目标来看,需要解决B女士早年形成的这一理想客体的情结上来解决,才有望解决根本性的问题。

发表于 2005-12-21 13:58 | 显示全部楼层

假如,治疗是成功的,这个女子,必然,要回到生活中,去体验,去亲证。去逐步地,运用理智,结合实际,将这个“他者肯定”,转化为“自我肯定”。

那个时候,“表哥”,是怎样的,似乎,没有多少意义了。

嗯,这个转化/内化可能才是关键吧,其它的都是辅助手段,感觉应该比他者肯定或自我肯定内涵更多些深些(毕竟有个取消自我还是保持自我的前置选择),他者肯定/否定和自我肯定/否定四种力量交互影响下应该有不同的结果,我想心理学关注的是如何转化,至于朝哪个方向转化就不是它的事情了,当然心理咨询不能这样,只能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了。

另,看这个贴子,觉得流萤还很有个性啊,呵呵,:)以前的一个认识就是与众不同/独特不等于有个性,今又增加了一个例证。:)

 楼主| 发表于 2005-12-22 12:04 | 显示全部楼层

完全同意意象对话技术只是辅助手段!

其实我在做治疗时是极少运用这种方法的啦,看二十个人里有没有一个人会用到这种方法?不过在教学过程中倒是常用,学生有兴趣嘛,但出来的东西往往让我十分吃惊,也用心去思考了很多.因为有些学生和我接触比较多,我对他们也比较了解,感觉子人格确实是有道理,有意义的.

比如撒旦,其实出现的都是学员.真正的病人并没有出现撒旦的(但有接近撒旦的)。

这是可以理解的.因为真正具有撒旦气质的人必定是“不忏悔、不认错”的,这样的人也不会觉得自己有毛病,不会看心理医生。

来学心理学,也是想增强力量感的一种方式。所以,有些时候,我们在心理学界也可以看到撒旦的力量。

可能我说这话说重了,但我强调的是撒旦是一种能量流,不是指特定的个人。人都是天使与魔鬼同在,我本人也是。

发表于 2005-12-22 18:14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觉流萤的比喻很到位,羽毛其实就是帮小象迈出第一步而已,真正的扎实的自信只能来自一次次的飞翔和栽下的体验过程。

我想只要在这个咨询过程中,羽毛是可信的就可以了,而且咨询的理想结果最好是能保证来访者承受发现羽毛不是自己相信过的样子的程度,这听起来似乎有些矛盾,但我觉得扎实的自信其实就是这样培养出来的。当然,条件不允许的时候,选择上帝这样的外力也能部分甚至很大程度上解决问题(但在缺乏共同信仰的周边环境里,这种外力的支持会因为缺乏来访者的周边肯定显得脆弱,)。

而实际中,如果有咨询后来访者发现羽毛不是自己相信过的样子导致了问题,我想这更多是咨询师和咨询本身的责任,所选择的羽毛承担不了什么责任。这有点象武侠小说里的高手,飞花落叶都可用来做为武器,不会挑武器的毛病。

事实上只要有可能我觉得选择来访者生活中的人是最能达到效果的,这一点喜欢读书的人可能有体会,阅读众多的经典不一定比生活中你熟悉的活生生的某个人的接触给你的影响更大。

我自己的体会,成长过程也有过一些类似羽毛的人或事物,他们的影响都是在无形中,是点点滴滴的,即使后来我发现他们其实也有自己的问题时,我也没有受到什么影响,反倒更能亲近,因为这个自信是不用借助外力的。而我现在也是我的小侄儿的羽毛了。我愿做个羽毛,等他长大了,告诉他我其实不是你原来想的那个样子。:)

发表于 2005-12-22 20:48 | 显示全部楼层
流萤发表于2005-12-22 13:24:00另外,伟玲后一个例子中,提到那个女人,一方面渴求着与先生之间平静稳定的家庭生活与爱情,另一方面当遇到情人时充满激情。最后理解为小时候母亲与姨母的两种态度所致的? 我不太懂哦,光凭直
  1. 其实这个问题我已经在19楼提到了,不知道伟玲是否看到?
复制代码
B女士的问题不在于她有外遇,而在于她为自己有外遇而感到十分自责。她形容自己的老公是完美无缺的男人,每天下班就回家,做饭擦地板,全部工资都交给她,性生活也很和谐。谈起老公,B便内疚得泪如泉涌……尽管如此,她还是抵抗不了情人的每次邀请,她形容与情人出游的日子就象一次庆祝。每次咨询的时候她总要问治疗师“我是否是一个坏女人?”治疗师没有对这一问题做出简单的回答。她反复焦灼地拷问自己:“为什么我不能象其他女人一样,每天上班回家,和丈夫呆在一起看看电视,就获得满足?我太不正常了!”如果治疗师问她,她的理想生活是什么,她便会说就象其他女人一样过着平凡普通的生活,然后终其一生,努力挣钱,换更好的车,更大的房子。
我个人觉得伟玲在解决B女士的内心冲突上,做的比较好,但有一点需要注意到:就是B女士产生情感出轨的内在心理学的动力在哪里?这一点没有处理到。但个人认为它恰恰是关系到B女士是否在今后的生活中会不会遇到其他相似的男性的时候,还会出现类似的问题。
从我咨询的个人经验来看,B女士的心理学动力是个体内心的理想客体外射的结果。而恰恰是这一理想的客体在自己的丈夫身上找不到依附,当生活中出现类似的男性的时候,就会马上唤醒这一理想的客体。正如生活中的一见钟情,迷恋上对方,甚至茶饭不思,陷入到了极度焦虑的分离状态。其实这是一种“爱情”的假相。B 女士也深知这一点,但她的内心冲突是在自责与内疚上,所以伟玲解决的方向是不错的。但从治疗的长远目标来看,需要解决B女士早年形成的这一理想客体的情结上来解决,才有望解决根本性的问题。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联系我们|免责声明|关于我们|招贤纳士|客户见证|广告投放|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2 中国心理咨询网(xlzx.com) ( 粤ICP-05005750号 ).
咨询预约:400-080-1200|心网总部:0755-88828310|电子邮箱:webmaster@xlzx.com|深圳市心网信息咨询有限公司查看地址
给每一颗漂泊的心以停驻,给每一个陌生或者熟悉的人以温暖和放松,给你感动,给你一份值得珍藏的美好回忆,让我们彼此相依相伴,一起踏上漫漫人生路。
心网.十一年  第一家综合型心理学服务平台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